组织/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

Tzbm.jpg

名称

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

创始人

旷建文

主要成员

刘家辰
陈丹阳

影响

键政系恶俗
军圈恶俗

友好

程然
欧洪瑞

敌对

姚纳多
东方红演艺有限公司
钟义凯

兔杂暴民娱乐传媒有限公司,是由旷建文,伙同刘家辰、陈丹阳等人搭建起来的户籍皮包公司。
为了让自己的恶俗组织更加“正规”,他们还讨好了纳系受害人侯某作为自己的经纪人,其多数成员早已回归虚无。

组织起源

创始人旷建文曾在孙系古拉吧的欧洪瑞手下工作,并担任某个喷系组织GC源氏的管理员。而据旷建文所说,姚纳多是他的徒弟。

恶俗系受凤系的传染,被反贼圈以及自由派圈子所用的现象,最初就体现在纳吧。从此以后,键政圈开启了户籍出道这一潘多拉魔盒。因恶俗手段往往比正常辩驳更好用,户籍出道与恶俗迫害这类玩法,便渐渐在整个反贼圈中流行。这一时期,众多的爱国者或者支持官方的人受到恶俗迫害,侯某就是受害人中的代表。

他虽然在被出道后对迫害者进行了辱骂,但这仍是正常范围内的反击,并且侯某最多只是道德问题,比之对方的人肉算轻。以其为媒介,纳系主动挑起了722事件,这也导致了恶俗系贴吧纳吧的毁灭。但这并不能毁灭早已在键政圈中传播的恶俗,而东方红等极端派系更是来到了qq群内活动,被出道的爱国者仍在增加。

普通的兔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但孙系出身的旷建文,却懂得恶俗手段。旷参与键政恶俗后,刘家辰,陈丹阳等人喜出望外,纷纷选择了支持。在官方当初无法管理恶俗的情况下,以暴制暴成为了他们最适宜的选择。

而知乎的一干亲建制派海外人士对恶俗也有所了解,出于相同的政治立场,他们做了兔杂暴民的资助者,这也为日后网络上键盘政治圈不断升级的迫害行为火上浇油。兔系恶俗的建立,使得东方红一干人,与为了人肉而开始懂得防护的兔,展开激烈的军备竞赛,不断提高己方人肉水平。而内部成员被出道也导致他们越发魔怔,相互之间不断发生出道大战。

最后,两方的恶俗势力以及网络暴力在互联网的扩散范围越来越大。在官方没有监管,法律没有约束的情况下,传统私刑式的以牙还牙最终只会造成更多的问题,也成为了今日东方红与红岸膨胀如此的重要原因之一。

发展膨胀

旷建文出身孙系,本身恶俗底子就不干净,此外他的动机是爱国还是以爱国作为手段也存在争议。最后兔杂暴民公司并未维持住任何底线,所作所为不仅仅是对敌对恶俗派系的反击,甚至还人肉一些恶俗程度仅限于辱骂,或者政治立场不同的普通人。

而青峰社团的资助者也因为被出道,或者其他生活上的原因,离开了其组织,在开始有过一段时间的兴盛发展之后,该组织立马陷入了内斗的深渊。如同所有恶俗系的宿命一样,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敌对恶俗系一举出道了兔杂暴民高层几人的全家户籍。而随后旷对姚纳多的反补背刺,更是加剧了姚的魔怔化。

破产重组

随着一系列内斗纷争,内部成员大批被出道,以及投资人的离开,兔杂暴民组织的出道资金链最终断裂,宣布重组。之后部分残余成员流出,加入青峰社团

政治立场不能作为犯罪行为的免罪动机,因此旷建文后来还是三次被公安机关问话。

总结

古典恶俗纯粹害人取乐的倾向,注定了他们终究无法扩散。恶俗最终传染各地,是因为持异见者被赋予了“敌人”这一属性,迫害敌人比驳倒对方更加容易,这导致恶俗行为在圈内受到追捧。而被恶俗迫害的敌对人士,也可能在长时间的网络暴力下,选择以恶俗化进行反抗,这也是恶俗系传播的重要一环。

但在各大论坛内,恶俗几乎是网络暴力的最高形态。这也导致被恶俗迫害者所犯下的过错,往往还不如恶俗蛤蟆本身的罪行。所以因意见不同而迫害对方,并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都极度荒唐。恶俗蛤蟆们不仅扩散了恶俗,还比他们迫害的普通人要恶劣。

音mad系也好,兔杂暴民娱乐传媒也好,东方红演艺公司也好,不论其立场如何,只要用恶俗手段迫害没有使用恶俗的敌对者,都是应当谴责反对的行为。程序正义是结果正义的保障,更何况大部分人所谓的“结果正义”,凭什么称得上结果正义?不过是自己个人的喜好,犹如网络皇帝般对发言平台的独裁。

抵制恶俗不应该看其做事为了什么,而是看其是不是采取了恶俗行为的本身,恶俗本身就是网络规则被破坏的体现。只有让所有人都尊重法律,尊重最起码的人权才能令其终结。

更何况为数众多的古典恶俗,他们的核心都是以取乐为第一目的,立场怎样并不重要。如果放任某个地方还有恶俗的机会,他们就会假装某种立场迫害别人。之后随着此地阈值越来越低,迫害人数的增多,导致有底线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低。同样,出道标准也会降低,帽子也会越扣越多。在没有规则,不尊重任何法律的情况下,一切恶俗最终都会回归古典恶俗。

而起初因立场相同而支持迫害活动,所谓“正义恶俗”的围观小鬼,终将成为最后的受害人。想要让恶俗彻底在网络上绝迹,唯有让所有立场的人,都愿意以正当合理不破坏道德底线的程序处理冲突。

而本站,用恶俗的手法对付恶俗系的成员,亦是破坏了程序的体现,是恶俗系的一种,但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是为防卫,并不值得一直推崇。

笔者在此也愿本站,最终不会重蹈覆辙,走向扩大化,始终维持只挂恶俗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