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窝/张笛吧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张笛吧

Zhangdiba.jpg

名称

张笛吧

创始人

“网哲系”恶俗

主要成员

小白外传
春日政宗
高雅圣地
江浙行动委员会
逆臣大侠
sgqxt2
矢田寺成美

影响

缝合先锋

友好

林淏泽吧
民科吧、反民科吧
永动机发明吧

敌对

部分网哲、部分民科、部分精神病人、部分蛰居族,及这些人的粉丝
家里蹲吧
部分游荡至此来路不明的网络游民

张笛吧,最初是演员张笛的粉丝贴吧。因为一位自称哲学家的啃老族、被迫害妄想者张杰(“牧狼人云杰”)的缘故,被取乐者占据。主要成员中不乏各路恶俗人士。张笛的粉丝现均已转移至演员张笛吧

该贴吧目前也讨论自称哲学家自称科学家蛰居族精神病患者之流及其支持者,同时还展开针对对以上人等的人肉造谣骚扰侮辱活动。

恶俗化

起源

张杰自称名为“张云杰”,曾在哲学吧巴结“依法治国”代表的“网哲派”,在对方上台后张杰因问题言论被排挤出去。
张笛吧本是演员张笛的个人贴吧,张杰曾在此吧出任过吧主并以权限实际控制此吧舆论。在张杰抄袭事件与骚扰高圆圆、张笛事件接连发生后,一部分曾经遭受张杰侵扰的“哲学吧”“高圆圆吧”吧友,与张杰抄袭作品的受害者曲艺工作者“九河小子”及其粉丝将此吧占据并作为反击对峙张杰的专门贴吧,后来这种行为逐渐发展为主动迫害,使张笛吧具有一定的恶俗性质。
由于张杰后期也被找乐子至上的狗所发掘,并作为“四大网哲”之一包装炒作取乐。很多凤狗因此以“讨伐张杰”的名义名正言顺地进入了张笛吧,张笛吧由是开始恶俗化。同时也成为了专门取乐网哲民科与精神病人的“网哲系”“民科系”泛恶俗的发源地之一。

恶俗十字路口

随着杨帆的知名度在恶俗系内外不断提升,以及凤狗提出的“四大网哲”概念泛化,各派系的恶俗狗通过杨帆进而又了解到了牧狼人云杰的事迹以及张笛吧的存在。而在2016年杨帆的个人贴吧“独人13吧”以及卫星贴吧纷纷爆破后,张笛吧成为了喜欢取乐网哲的恶俗蛤蟆寻找乐子的新目的地。音系、纳系、孙系、喷系……不同分支的恶俗狗都加入了笛吧,使得张笛吧的恶俗狗呈现出“多元化”、“缝合化”的特征。
而2017年之后音系蛤蟆针对杨帆与张杰等网哲而在各大网络平台上进行的疯狂炒作宣传,亦使得大量没有具体所属的恶俗跟风底层、一般路人甚至抽象骡子也涌入了张笛吧,张笛吧的规模在此期间膨胀了将近三倍之巨,一举从一个恶俗系边缘贴吧一跃成为后722时代恶俗系中影响与知名度最大的几个恶俗贴吧之一。现在的张笛吧中,你可以找到来自恶俗系中几乎任何一个派系的恶俗狗自称“张监办”人士,而张笛吧来自不同时代不同派别的恶俗狗可以与许多一般通过人出于取乐张杰的共同目的而和谐共事,也算是相对于其他恶俗贴吧而言张笛吧所特有的一大奇景。

迫害张云杰父母.jpg

恶俗事迹

张杰现实中的朋友“羽哥”和“孙哥”曾经与张笛吧网哲圈人士联系并提供过许多有关张杰现实状况的第一手资料,但是在吧内盘踞的恶俗狗对张杰长久无度的迫害,包括某位恶俗小鬼电话骚扰牧狼人云杰母亲这样的过激行为也引起了牧狼人云杰从小结识好友“羽哥”的不满。后者曾在张笛吧开帖向张笛吧成员提出过质疑与抗议,所幸双方最后对此只是不了了之,并没有发生严重的冲突

张笛吧内的恶俗狗曾用毫无底线的方式侮辱张杰。此外,世界高雅领袖虽然有一定画技,却在此地大量使用凌乱的黑白线条绘制侮辱牧狼人云杰及其父母的漫画。

吧友有人集体自称“张(杰)监(视)办(公室)”,人肉出了张杰全家的真实住址及其照片。至于“张监办”的“领头人”,吧友有张父、刘亦菲、中央领导等设定。

值得一提的是,张杰近期内曾反复骚扰刘亦菲,而吧友有时候挖苦说刘有宋承宪,有时候开玩笑说刘亦菲是个有“亚洲雄风”(张杰语)的伪娘。

轶事

伪满洲国

张笛吧的前身“牧狼人云杰吧”(已被封禁)以前曾经流行过一套针对牧狼人云杰的“小朝廷”玩法:极力吹捧他而不是伤害和羞辱他,好“可持续”,尽可能持续获得笑料。

后来由于张杰本人生活与思想较为混乱,又有着很强的自尊心与自我显示欲,先后爆出了一连串丑闻,“小朝廷”成员转回侮辱;而云杰其人只是淡出了贴吧,在微博等其他社交平台仍然活跃,因此依然被追逐取乐。

部分网友评价

评价者:本条目留言用户

不讨论张笛吧取乐网哲民科是否合理,张笛吧真正的问题是张笛吧活跃骨干成员里面有几个人是真正不去其他恶俗派系里害人而只取乐网哲民科的?张笛吧如果真只是一个乐网哲的泛恶俗贴吧的话,那在SWL失踪,恶俗圈崩溃后张笛吧为何就日益萧条,大部分主要成员纷纷逃亡?这恰恰说明张笛吧本身的恶俗大背景洗不干净。——匿名用户7

留言板评论里想给某些人洗地的先停停吧,首先是万用壶,这人和宋旺霖称兄道弟时您可能装没看见,还有一次张杰在某吧投诉贴申冤得知消息的笛吧蛤蟆集体过去拿他找乐子,有一位路人用户看不下去了说了两句,结果就被万用壶当众威胁。再来说醋溜井盖,整天拿黄某开心不说,还创作了一堆古典恶俗小说,你跟我说他不是雷霆系残党?还有陈旧罐头,还是罗玉凤吧小吧,更别提世界高雅千师这类跟风害人的废物。我看也就柜这扩兵这类人和恶俗没什么关系。——匿名用户4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10

5个月 前
分数 0++
廖齐新苏楷茜被干烂了之后张笛吧就立刻从十恶不赦的古典恶俗贴吧变成其他恶俗贴吧了,古典恶俗猎巫(扣帽子)大潮是吧?😁
avatar

匿名用户 #9

8个月 前
分数 0++
张笛吧相对于你站,还是干净太多了。天天钦点别人什么私藏凤系余孽,可仔细看看,贵站内立场随着总路线摇摆的恶俗小鬼难道还少了吗?
avatar

匿名用户 #8

15个月 前
分数 0++
张笛吧喜欢取乐网哲和抽象骡子喜欢拿网络精神病和土味老头取乐在心理上本质都是一样的,和凤系没什么直接联系,是网络游民的自娱自乐罢了
avatar

溥仪

19个月 前
分数 0++
现在根本无法找出张杰抄袭九河小子的证据了,在网上搜张笛吧主张的张杰抄袭的内容基本上一搜就是张杰写的,根本没有什么九河小子,是不是故意迫害张杰编造的理由?我看张杰真的歇斯底里据理力争不像是他抄袭。
avatar

匿名用户 #14

2个月 前
分数 0++
九河小子马志军应该确有其人,2011年天津作家协会新会员名单中确实有出现过马志军这个名字,并且此人还曝光过自己的小学手稿,开头的文章内容与张杰一个视频中的语言内容完全一致,但之后的文章内容就大有出入了。而且恶俗狗的发言风格语言习惯是很难改变的,然张笛吧很多批判张杰的早期成员发言风格并不像恶俗狗,也查不到这些人恶俗贴吧有关的证据。如果他们不是恶俗狗的话,我不觉得他们像这样没有理由地耗费六七年时间处心积虑去抹黑张杰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业游民会对自己带来什么好处;而如果他们是恶俗狗,那张杰被迫害时刚好是凤系当道恶俗最魔怔的时期,他们要迫害张杰完全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比如凤系那样直接搞恶毒的恶俗迫害,而不是费力绕这么多弯还要给张杰和围观的人解释这么多话。
avatar

匿名用户 #14

2个月 前
分数 0++
那个九河小子对自己的描述也不像造假,他的百度ID发言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比张杰开始在网络上活动的时间早得多,而且他知道和贴吧里面从2012年以来的很多内容都是相声相关的,当时应该也是古典恶俗发展的旺盛时期吧?要说那时候的古典恶俗狗行事风格基本都离经叛道,如果九河小子是恶俗狗,那他会对相声,文学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并且加以研究实在是令人很难理解的。然后恶俗狗的思维方式相当简单,九河小子如果要刻意抹黑张杰,他还要为自己拿那么多看上去确实合理的证据出来并且不使用任何恶俗话术完全不符恶俗狗的作风
avatar

匿名用户 #14

2个月 前
分数 0++
另外九河小子这个名字2009年开始就在一些文艺论坛上参与讨论了,可以证明此人是天津这边的文艺爱好者,与他自己对自己的描述差不多,是否抄袭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定论。但是张笛吧确实是在15年左右被凤狗渗透了
avatar

匿名用户 #7

19个月 前
分数 1++
不讨论张笛吧取乐网哲民科是否合理,张笛吧真正的问题是张笛吧活跃骨干成员里面有几个人是真正不去其他恶俗派系里害人而只取乐网哲民科的?张笛吧如果真只是一个乐网哲的泛恶俗贴吧的话,那在SWL失踪,恶俗圈崩溃后张笛吧为何就日益萧条,大部分主要成员纷纷逃亡?这恰恰说明张笛吧本身的恶俗大背景洗不干净。
avatar

匿名用户 #6

19个月 前
分数 0++
s1.ax1x.com/2020/03/22/84l5y4.jpg 袁锴暴力炒作张杰
avatar

匿名用户 #6

19个月 前
分数 0++
拿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炒作
avatar

匿名用户 #5

19个月 前
分数 0++
建议调查云杰的现实熟人“羽哥”与吧友的矛盾
avatar

Huanghainutao

19个月 前
分数 0++
我能告诉你们,我和云杰居士是老乡么?
avatar

匿名用户 #4

24个月 前
分数 4++
留言板评论里想给某些人洗地的先停停吧,首先是万用壶,这人和宋旺霖称兄道弟时您可能装没看见,还有一次张杰在某吧投诉贴申冤得知消息的笛吧蛤蟆集体过去拿他找乐子,有一位路人用户看不下去了说了两句,结果就被万用壶当众威胁。再来说醋溜井盖,整天拿黄某开心不说,还创作了一堆古典恶俗小说,你跟我说他不是雷霆系残党?还有陈旧罐头,还是罗玉凤吧小吧,更别提世界高雅千师这类跟风害人的废物。我看也就柜这扩兵这类人和恶俗没什么关系。
avatar

ナス

24个月 前
分数 2++
完全没错,现在云杰系的蛤蟆说自己不出道只乐网哲想撇清关系了,也不知道前几个月怎么跪舔袁锴和王金发的
avatar

匿名用户 #11

4个月 前
分数 0++
如果湖北大学网络历史学家廖歪嘴找不出一条张笛吧吧友“跪舔”所谓古典恶俗的证据,那它的妈就被本大爹用水泥搅拌车碾死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2

4个月 前
分数 0++
这不是北碚名猪孙铭孙大胖吗?恶俗考古学派领军人物(哈哈哈)
avatar

匿名用户 #13

2个月 前
分数 0++
匿名用户 #11 恶俗狗恁们新据点在哪哇,恁们妈屄里?
avatar

匿名用户 #15

2个月 前
分数 0++
13号属实是自嘲完美,怎么不看看现在你们这群狗维屎蛆现在啥战斗力都没有,只能龟缩在李威留下来的破网站上和绿繁森这个神经病儿童歌舞青春抱团取暖了呢?
avatar

匿名用户 #15

2个月 前
分数 0++
看起来,似乎连你们这帮蛆的精神野爹汀昆双子也救不了狗维每况愈下的命运呢?
avatar

匿名用户 #13

2个月 前
分数 0++
匿名用户 #15 我说恁在那意淫大爹是站哪边的都不觉得搞笑吗?
avatar

匿名用户 #1

25个月 前
分数 3++
总的来说,网哲大多行为怪异甚至举止有些令人反感,因此不只是恶俗系,很多普通网民也会出于对其行为的不满或者抱着猎奇的心理参与对他们的欺凌迫害(参考药水哥)。而受害者往往会被旁观的寻常人当做精神病人或者傻子,几乎得不到同情。要真正保障这些群体的权益,恐怕最根本的办法还是当局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还有全社会反对网络暴力行为的意识。
avatar

匿名用户 #1

25个月 前
分数 3++
值得一提的是,张笛吧这种相对来讲人畜无害的贴吧在逐渐恶俗化之后也出现了吧内成员内斗反补的现象,实在是奇妙深刻
avatar

匿名用户 #2

24个月 前
分数 1++
很简单,张笛吧作为过气凤狗袁锴妄图起势的地方,很有几分凤系的色彩
avatar

匿名用户 #2

24个月 前
分数 1++
渗透更是没有,那个吧本来和凤系纳系的关系就很近,那个贴吧的人死妈程度接近凤狗,远比他们自认为死妈的云杰死妈一万倍
avatar

匿名用户 #3

24个月 前
分数 2++
凤狗还不至于,张笛吧里确实有凤系但不完全是,很多孙系,淫梦圈和键政圈的人还有不构成危害的一般通过也在张笛吧有活动。比如像张笛吧的赵海涛这人和凤系其实根本就搭不上边,他混反戒色系的时候凤系都式微了,反戒色系此时的主力大多都是二次元群体和孙系。然后和凤系比起来张笛吧根本没什么迫害能力,只能对着本来就实名上网的网络精神病群嘲,也不像凤系那样会丧心病狂地迫害外来的一般通过跟风人。像张笛吧永动机发明吧这种人员高度杂合的泛恶俗贴吧不和孙吧之吧那样向外病毒扩散输出恶俗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纯粹玩网哲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危害,然而张笛吧不少恶俗系的背后可不只是玩网哲这么简单,毕竟袁锴这种罪大恶极的蛤蟆也在张笛吧玩网哲
avatar

匿名用户 #1

25个月 前
分数 2++

还有一点是他以前在哲学吧高圆圆吧做过一些令人反感的行为(我记得张杰有高搜人肉过自己批评者的事迹),被当做吧宠羞辱,张笛吧最早的一批人很多都是这些贴吧的吧友。 不过随着之后的恶俗势力渗透以及再后来的影响力扩大,恶俗狗和一般通过大量涌入,最早和张杰结怨的一批人包括九河小子这些人都早就退网了,反而是恶俗系在张笛吧开发出了乐网哲玩法,迫害对象开始由张杰本人转向网络上的一些行为怪异者、神经病人还有网哲,恶俗狗已经占据了张笛吧的话语权(宋旺霖就曾经在张笛吧大搞毒菜专政当过贴吧皇帝),这个吧的几个不属于恶俗系的大吧主还有元老事实上已经被架空了,但是在恶俗狗的耀武扬威下也只能保持中立不表达任何态度。 再到近几年,随着云杰的事迹大势所趋,inm吧和孙系恶俗狗还有b站很多一般通过人也来到张笛吧凑热闹,造成了张笛吧孙凤纳音四系恶俗成员和许多包括但不限于acg圈子b站还有贴吧一般通过人甚至兔小将杂居共事的怪象。不过最近半年来张笛吧已经走向衰落,老成员陆续退网,吧内几乎没什么新的内容,首页大量几个月一年前的旧贴子,新帖不少都只是些恶俗小鬼到此一游拜吧的内容。

张笛吧基本没有查绑能力,迫害对象局限于张杰和黄维恒这样的精神病人或者行为异常者,并且已经处于衰落期,危害较低。
avatar

匿名用户 #4

24个月 前
分数 1++
您先歇歇吧,九河小子10月4日还发帖又乐了一次杰,退网是不可能退网,这些人有乐子为什么要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