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DSSQ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SSQ,即大势所趋的TDN式表记,又称迪斯神拳迪拳,原为音MAD圈用语,用于蔑称一切大众化现象。较为一般的语境下也用来指某种不好的东西大肆传播。

该词来源于早期三辰音MAD协会,前恶俗人阿泙家奈因内斗退出,决裂前写了阿泙家奈关于dssq的演讲一文,此文大意即是说不要盲目排外追逐小众,要把握好小众与大众化的平衡点。然而这篇文章激怒了自卑又反社会的三辰音MAD婆罗门,后者抓住这一概念进行无限发挥,不久之后,2013年6月其又与“四大欠王”之一吃素的狮子共同创立了三辰在圈内的死敌组织摇铃社, 此后“大势所趋”一词便在三辰对后者的恶俗冲锋中被疯狂污名化,三辰恶俗蛤蟆的价值观也在音MAD领域推广开来。

“反大势所趋”被音系恶俗无限吹捧成可以凌驾于一切道德底线的最高价值,恶俗蛤蟆们只要打出反DSSQ的口号就能肆意践踏任何秩序与人权。随着淫梦和恶俗维基本身的DSSQ,这一弱智不堪的价值观最终全网扩散。

概念史

音MAD圈内最初的怨气只是创作圈子中常见的对劣作埋没良作的不平,然而等到13年的一次风潮后这一切彻底成为定局,准确地说属于与音MAD完全不同的视频类型的鬼畜为人所熟知,音MAD本身却变得藉藉无名,怨气便爆发为三辰将恶俗引入圈子的借口。其认为这是b站运营和大手UP为了私利蓄意引导劣币驱逐良币,后者也就成为DSSQ在音MAD圈内的核心含义。但由于音系骡子看事多只管表现不管原因,实际上该词用法极为宽泛,早期几乎等同于“使用热门鬼畜素材获取人气”。

三辰打着反大势所趋的旗号一边树立“公敌”一边对恶俗加以正当化甚至美化,为恶俗打造出“亚文化卫士”的光环,古典蛤蟆们的找乐子在音系骡子眼中化为了一种价值。为了自我洗脑恶俗手法是对DSSQ合理对等的“还击”,早期的公敌事件中“迎合大众”“盈利”这些偶然出现的现象,在恶俗对自身可耻行径的不断正当化中被放大为十恶不赦的绝对禁忌,DSSQ的所指也从UP主的一种行为扩大为大众化过程本身。面对圈子内部恶俗势力的日益膨胀,每日生活在戾气中的音MAD民三观也逐渐扭曲,不想受到排挤甚至迫害就只能接受恶俗的是与非。恶俗化的音MAD民对排外的执着极度病态,远非心胸狭隘所能形容,而淫梦恶俗则将此种理念的实践推向顶峰。

恶俗伎俩在瞿申图、徐逸这种真正握有资源的人物面前的一无是处无疑开启了三辰的自闭之旅。音MAD被强加上了一个“决定了其小众属性”的“本质”,而为了更好地将音MAD与恶俗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绑定,13年淫梦在日本火爆后迅速受到三辰的大力扶植,以便巩固其为音MAD塑造的“很难让一般大众所理解和接受”的自卑形象。早在n站建站之初就是一道必修课、得到正派音乐家和歌手认可、早期面对版权方的打压还有文艺界人士为其撰文辩护的以开放著称的音MAD文化来华后却被安上这么个本质长达数年,而这段时间中音MAD在国际上其实正步入黄金时代,属实悲剧。

由三辰一手栽培的中华银梦很早就被恶俗彻底笼罩,淫梦的小众性再次受到无限制鼓吹。反大势所趋经淫梦恶俗之手泛化为“小众性神圣不可侵犯”,成功投合了三观尚未成熟的年轻层将自己定位得与众不同带来的优越感,DSSQ得以成为一顶人人皆可随拿随扣的大帽子全网扩散,即使到狗屁社半死、李翔宇道歉的今天这一狗屁不通的理论依然在生生不息地DSSQ,滋生出不计其数的DSSQ警察小鬼,真可谓自嘲完美。

价值观

无脑反大众

大众文化和商品文化在传统上就普遍被视为肤浅,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感这些是可以被接受的。但与合理诉求不同的是,三辰面对来自其的排挤,选择了一条恐怖主义的道路来捍卫自己的话语权,将自身的地位建立在出道与迫害之上;而这对公众人物的损失根本微乎其微,在内斗反补中却发挥奇效,直接间接地导致了不计其数的人才流失。由于玩恶俗造成自身形象在外界眼中不断坠毁,音MAD愈发不可能得到大众的理解和支持,其索性自暴自弃标榜与大众为敌,真可谓“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希望其他圈子引以为戒,无论面对什么矛盾,都不要丧失理性和心智。

恶维为大众文化大致找出了两个黑点,首先是大众化对“小众”文化的冲击。一个亚文化的格局被改变,原因和形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包括大环境的变迁、活跃的核心层人员的更新换代等,尤其亚文化模因在传播过程中经历自然淘汰,像淫梦这种绝大部分内容都相当低俗的文化就必然会有其生命周期。淫梦在日本十余年间的发展沧海桑田,结果显然并不一定就是坏的,最重要的是,没有淫梦在日本的大众化,也就根本不会有今日中国淫梦圈的存在。然而音系恶俗对于大众化的反应则毫不遮掩地体现了其将亚文化视为囊中私物、意淫抗衡传播学规律的可笑私心。根本原因在于,恶俗与被其绑架的音MAD文化乃至淫梦文化相比,本质上就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见得光的东西

淫梦恶俗的无脑排外可谓音系“反DSSQ”实践的绝佳样板。手握恶俗这一网络生杀大权的淫梦正如虚拟世界中的封建权威,对自己的“交流格局”容不得有一丁点质疑,正常人看来极其普通的提问,放在银梦吧换来的不是阴阳怪气就是瞎骂群嘲。而且不光在淫梦贴吧内玩错了梗会被当成小鬼斩杀,无孔不入的银警察还可以随意侵入其他圈子的地盘对人处以家法。当时,一个常见的借口是小鬼传播淫梦这种不上台面的东西是污染环境,但几个玩梗小鬼和上来就问候全家的银警察相比哪边危害更大,根本一目了然。在那个恶维还相对保持神秘,远不及今日这般高调泛滥的年代,大量的耀武扬威银骡成了泛acg圈中最令人反感的恶俗蛤蟆。另一方面,音系恶俗大搞自己的日本祖师最为反感的驯合小团体,沉迷于制造神秘感和信息差,正是从b站接触淫梦的人大多只能维持一知半解的最大原因。国内淫梦圈不论是“小鬼”还是“上不了台面”的丑态乱象,有一大半纯属玩恶俗的咎由自取;反观如今淫梦大众化之后圈子的交流氛围,可以说只有好转没有恶化。[1]

娱乐至死
还有不敢玩的梗吗

第二个黑点是泛娱乐化,这可真是自嘲完美。不仅恶俗自身从钓鱼到黑人的种种行为本质就是无下限取乐,恶俗文化赖以为生的造梗炒作同样建立在大众的娱乐心理之上。“生草”既是无数小鬼膜拜古典恶俗的理由,“还有什么不能取乐”也是试图建立认同感的普通银梦民面对在国内被不加取舍地推崇的日本淫梦中的阴暗面时用于自我麻痹的借口。[2]三辰系在将淫梦介绍来华之初就极度强调其娱乐性,旧恶维的“硬汉论坛”中曾有一篇介绍淫梦的帖子,标题便是“新人如何从淫梦找到乐子”;银梦吧绝大多数讨论评价标准的帖子向来只谈搞不搞笑。这一风气一直影响到整个音MAD领域,有人曾在音MAD吧发帖比较以造梗为主的古典派音MAD与强调音乐性的YTPMV,直球批判YTPMV“娱乐性不够”,丝毫没有遭到像恶维对“天朝大众的审美”那样的异议。[3]

事实上,恶俗成分越浓的蛤蟆往往越看重亚文化的娱乐性。一边银吧小傻子还做着银吧曾经的所作所为是阻止网暴文化扩散的美梦,殊不知另一边大蛤蟆们早已毫不隐晦地点出了迫害小鬼仅仅是因为其把梗玩得没意思了,妨碍自己找乐子。

迫真反盈利

与反大众不同,三辰的反盈利信条始终只能是一顶帽子和借口,对蛤蟆们的心智没有太大影响,据知情人士透露,连音圈内部这一教条的信奉者都寥寥无几[4],甚至银梦吧还有人直接宣传卖淫梦题材衣物和饰品的网店。盈利这一罪名本身就十分模糊,按正常观念向来只有不正当盈利才会成为罪名,而非盈利本身可以成为罪名,因此其大多数时候就只是一个毫无实质内容的抹黑工具。

科学解释

  1. 群体极化无名怨愤。前者是兴趣和观点相近的人在网络上自发聚集,造成竞争观点的缺乏,进而倾向于极端化并排斥一切其他意见和不同理解的机制。国内音圈和银梦圈在恶俗化前都是高精神亲和力的小团体,导致其在恶俗化的过程中发生严重的单向极化,后期音系骡子几乎只要看到不同意见就会高潮。加上音系骡子自认为是受排挤的一方,玩恶俗是为了寻求“保护伞”和“黑秩序庇护”,结果就是形成了音系既不同于孙系、喷系人脉性质的排外,也不同于雷霆系纯粹因为过于邪恶导致常人无法接近的表面上的排外,而是极其令人作呕的小圈子顾影自怜式的排外
  2. 认知失调。此为对愚蠢、不道德或不符合自我认知的行为的自我正当化机制。人类有认为自己是理性、有尊严的人的一般性需求,因此出现与此相悖的可耻行径时人们会经历失调,而为了维护这一形象以减少失调,就会有改正行为或将错就错对自身行为加以合理化的动机。由于玩恶俗这种司马勾当过于伤天害理令音系小鬼极度失调,然而其已经尝到以少胜多当网络皇帝的甜头,选择说服自己受害者有罪,所谓的“DSSQ”“钦点”“亚文化小鬼”真正罪该万死十恶不赦是顺理成章。而恶俗也就被赋予了正当性,导致音系与古典恶俗或无政府的孙系喷系相比成了一个守序邪恶的邪教,但大众自然不可能为其奇葩价值观买单,音系骡子的自我正当化无异于掩耳盗铃。此外还有一种失调是音MAD在国内“受排挤”的状态与音系“亚文化婆罗门”的自我认知的冲突,这与知名中东观察家弗里德曼对恐怖主义的解释颇为相似:
    这些穆斯林从小就被灌输他们的宗教最为优越的思想,然而他们却意识到伊斯兰世界的发展已经落后于基督教的西方世界和犹太人的国家,这使得他们产生了认知失调,他们说服自己,穆斯林的落后是因为欧洲人、美国人和以色列人从他们那里偷走了某些东西,故意阻碍穆斯林的发展,而这就成为愤怒和仇恨的火种。

日本的2ch在大众化的过程中为了“捍卫”原有的“交流格局”,出现了十分相似的现象。与音系无限放大迎合大众和盈利的“罪行”不同的是,2ch民把矛头对准向其引流新用户层的主力军,新兴SNS和广告博客(アフィブログ),因此整个2ch都弥漫着极端「反アフィ」(此即日式恶俗的货真价实[5]的反盈利、也就是嫌储的来源)、“反自说自话”、“反小圈子”的风潮,并最终孕育出嫌储系揭示板和恒心教等恶臭蛆群。比较搞笑的结论是,对日本恶俗无比憧憬的音系骡子真正以后者的眼光来看,其实与凤系眼中的宋旺霖没什么两样。

对比阅读

恶维“大势所趋”条目节选

大势所趋(DSSQ),最先是起源自音MAD圈内的黑话,含贬义,分为两种说法,一说是指「技术含量不高的视频但却十分受观众欢迎」,另一说是指圈子由于大量外来人员的涌入,该圈子原有的交流格局被强制改成了「群众」眼中的「喜闻乐见」的内容,从而对该圈子造成破坏甚至毁灭的一种现象。

现通常指:
・开发并制作容易引起跟风现象的“鬼畜素材”,并蓄意引导跟风局面的形成
・围绕热门「鬼畜素材」跟风制作劣质视频,赚取点击量
・试图通过以上行为进行商品化盈利
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鬼畜全明星列表所举,任何正常素材都存在经由特定人群之手而大势所趋化的风险。

该词同样适用于翻唱圈,MAD圈。在特定的情况下,DSSQ可单指某人,并且这个词汇在一些非视频网站非ACGN的领域中也渐渐转播开来。

判断一个视频是不是大势所趋的标准是其制作者的目的和态度,如果制作者不止一次抱着娱乐大众的态度,以赚点击获得人气出名甚至是盈利的目的制作视频,那么所做的就是大势所趋视频。

虽然判断大势所趋的标准与使用素材以及制作者的技术水平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目前的现状是,天朝大众只关心一个视频有没有足够的噱头、恶搞和娱乐的程度够不够高,而并不在乎视频本身的技术含量有多高,因此,大势所趋制作者为了博取点击和人气,便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只注重视频的恶搞噱头和娱乐程度,所以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技术含量不高、质量低劣也就成为了大势所趋的外在表现。

注意:使用热门素材的作品,不一定等同于大势所趋作。使用当下火爆的素材并且技术含量不高、质量低劣的[6],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大势所趋作品。小鬼、好事者无端出警,钦点DSSQ的行为,某种程度上也已经随着缝合怪的肆虐也一并DSSQ。

黄杰在《黄杰2012年7月3日关于大势所趋的演讲》中正式提出了大势所趋理论,很好地总结了什么是大势所趋。黄杰在文中说道「什么叫大势所趋,不是你一个人或一群人说说话做做东西就能决定的。不如自己去改进视频风格、制作套路。」,其本意就是指大众所喜欢的东西就是大势所趋,视频制作者要改进视频风格、制作套路去迎合大众、迎合大势所趋。

恶维“音MAD”条目节选

音MAD,是一种使用素材中的乐器对所选BGM进行演奏的视频形式。音MAD的核心是其音频,而音MAD的音频则有两大组成部分,一个是所选的BGM,也就是原曲,另一个就是素材中的声音,也就是乐器。音MAD的本质也即定义中所说,是使用素材中的乐器对所选BGM进行演奏。一个视频只有包含原曲与素材乐器这两个核心组成要素,并具备使用素材中的乐器对所选BGM进行演奏这一本质,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音MAD,并与其他的MAD以及其他视频形式区分开来。

音MAD的本质决定了这是一个很难让一般大众所理解和接受的视频类型,决定了音MAD的小众属性。因此,音MAD的主要目的并非娱乐大众。音MAD的制作目的,对于制作者个人来讲,就是享受自己对原曲再次演奏的过程;从分享的层面来说,就是与有共同爱好的人分享。音MAD制作者、音MAD搬运工以及热爱音MAD的观众共同组成了音MAD圈。由于音MAD的小众属性,音MAD圈也是一个小众圈子。因此,音MAD的制作主要以制作者的喜好,而非大众趣味为导向。

娱乐性并不是音MAD视频所必须具有的性质。一个音MAD可以只有纯粹的乐器演奏,而这并不能起到多少娱乐他人的作用。在做好使用素材中的乐器对所选BGM进行演奏这一点的基础上,如果制作者想要使得其所制作的音MAD作品具有娱乐性,可以通过利用素材固有的梗,或以其他方式增加娱乐性。

实例
以大众熟知的「M.C.ドナルドはダンスに梦中なのか?最终鬼畜道化师ドナルド・M」(俗称「最终鬼畜蓝蓝路」)为例,判断以之为基础的各种派生物是否为音MAD。

变化			结论	理由
不做任何变化		是	最终鬼畜蓝蓝路本身就是音MAD,是用教祖素材的乐器对U.N.オーエンは彼女なのか?和最终鬼畜妹フランドール.S进行演奏,符合音MAD的本质。
去除BGM			是	是原曲不使用的音MAD。
将视频替换为静止画	是	是静止画音MAD。
去除视频		否	不构成视频,只能认为是音MAD的音频部分。
去除音频		否	不具有音频,不满足音MAD的定义。
将音频替换为原曲	否	不满足音MAD的定义,只能算作MAD。

对于制作者,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清楚地认识音MAD的本质和核心。而对于制作技术的要求,则并不严格,没有技术必须达到什么水平才能做音MAD的要求,技术水平可以通过学习教程、请教他人,在不断地制作过程当中得到提升,而音MAD的本质和核心则是要时刻牢记的。

笔者按,该条目用大半篇幅煞有介事地不断重复音MAD一个并不难理解的所谓本质(“音频是核心”),因为音MAD最初的确受到误解,许多人只看到其中的画面重复和剪辑导致不调音或少调音的劣作泛滥,如摇铃社的“无音系音MAD”和“原音系音MAD”,而由于所谓的鬼畜就是诞生在这种背景之下,结果也遭到音圈长期敌视。不过随着狗屁社地头蛇的过气音MAD走上台面正常发展,这种连篇累牍的强调早已无关痛痒。

音系骡子以钦点这一反革命罪肆意残害不同意见造就出音圈整体原理主义的氛围,直到现在还有一堆人以为不调音就一定是劣等品。实际上只做RAP在日本音界并不少见,同样可以获得高评价,此外有一种从「cut up」衍生出的音MAD体裁可以仅通过对声素材的单纯剪辑达到音乐效果,代表性的作者就是2÷す。而且作为一种玩法,原音“音MAD”(即「音MAD風味」)甚至无音的音乐作品在n站都并不存在禁忌,只能说恶俗真是大大阻碍了国内音圈的创造力。

注释

  1. 与音MAD类似,恶俗甚至阻碍了淫梦的介绍和创作,例如的吧去恶俗化后不论搬运还是创作的质量都有显著的提升
  2. 由于日本银饼的网暴阵营与创作阵营在不同时间段或不同社区独立兴起,恶俗对亚文化的负面作用从一开始就非常明显,没有机会把自己包装成亚文化卫士,因此这两大阵营大体而言互相敌视,并非简单的温和-过激这种分野
  3. 音MAD中除例区题材外,多数作品所表达的都是一种致敬,而非单纯恶搞取乐,更不是什么黑
  4. 就音MAD而言盈利有时的确会有版权方面的问题,然而版权在伦理学领域本身就极具争议,而以音MAD民的立场去捍卫版权方,显然更是滑稽
  5. 日式嫌储有仇富倾向
  6. 旧恶维无此段。由于后来蛤蟆们自己也发现只以“蓄意引导跟风”为准完全站不住脚(恶维本身就是蓄意引导跟风的最佳实例),才出现了这里与前文自相矛盾的对技术含量的强调。侧面也反映出音系骡子自己对DSSQ也根本没有太多思考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御本尊

2个月 前
分数 1++
我朋友去VOCALOIDqq群讨论发布音mad还被警告会被esu迫害,esu害人不浅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2++

搬运几个别的地方的评论

作为一个被打脸打醒的淫梦小傻子,我还真要好好感谢感谢这个逼,如果不是这个逼在淫梦吧闹事,我可能到现在还是满嘴恁力ao航的说不清话的弱智。现在算是彻底看清了恶俗是个什么玩意了,恶俗蛤蟆自己扩散了淫梦还好意思到处出警打击玩梗弱智,殊不知十万甚至九万的玩梗吴罪小鬼都是一帮子到处脱粪的音系恶俗蛤蟆自己创造出来的。打着车万TAG钓鱼,制作车万杰学MMD给泛淫梦引流,一切的一切不就是蛤蟆自己作出来的吗?
inm人是我见过最奇特的群体,一边把inm是g片文化自己在玩儿屎挂嘴上,一边对内宣扬inm神圣不可侵犯,esu手段橄榄一切敌对。一边说自己是亚文化受欺压一副可怜模样,一边在其他亚文化中间各种要素狩猎随地大小便,顺风就以钦点inm的罪名橄榄一切有异议的人,逆风就全部都是小鬼干的跟我真inm人没关系甚至还能反咬一口。就这inm大鬼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钓鱼,不愧亚文化婆罗门。
同样是日本网络meme国内“dssq”化的导师,当年炒饭天天被恶俗众追着打,而[[实名/魏齐昌|这货]]倒没什么大的风波,那时我就觉得奇怪了
最近和某自称没有害过人但常常在知乎上和b站上给恶俗站台的恶俗蝙蝠侠聊了聊。 总结一下。 1.承认恶俗是混乱邪恶 2.认为b站违法经营的情节比恶俗的违法情节还要严重 3.认为由于早期这样恰烂钱,恶俗师出有名,恶俗的混乱邪恶理所应当 4.关于被打压的普通人,他认为,由于恶俗是混乱邪恶,普通人没有躲远一定是他自己的错。 5.认为恶俗客观上守卫了最初的b站建设者们的话语权

我就一个评价,这不但是恶俗蝙蝠侠,还是恶俗琼瑶 “你们受害者只是被骂自闭、得了抑郁症,影响生活、自残了,我们可是失去了话语权啊 ” 弱智魔怔不堪。
avatar

匿名用户 #4

3个月 前
分数 1++
最后一个我看的想呕
avatar

匿名用户 #5

1个月 前
分数 0++
B站的违法经营充其量是民事经济法上的,恶俗蛤蟆的恶贯满盈最高可以触犯刑法,真就100步笑50步啊
avatar

Cathy有只Cat

1个月 前
分数 0++
恶维那群人自我洗脑和洗脑别人的功力还挺强。满脸写着“我才是受害者,你们都对不起我,就算被我伤害了也是活该”。殊不知出了一堆法制咖的恶俗狗危害可比b站违法经营大太多了。而且恶维头子可不只是触犯刑法,肖彦锐这个级别的被抓回来估计是十年以上了。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0++
dssq萌百词条的两个主要贡献者,一个是陈昊煜,还有一个桜桜是谁,有没人认识
avatar

ナス

3个月 前
分数 1++
好像被出过吧,贴吧可能能找到记录
avatar

ナス

3个月 前
分数 1++
这人写完syamu和唐泽好像还去贴吧炫耀,真的铁弱智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0++
翻了翻萌百发现个比较奇葩的事,这萌百高层不光知道恶俗是怎么回事,而且自己就被恶俗骡子追着咬,不知其为什么还要放任一堆恶俗弱智进去宣传迫真亚文化,搞的乌烟瘴气
avatar

ナス

3个月 前
分数 2++
萌百高层被这些蛤蟆纠缠很久了,最后不敢删不敢动就放那了,想想藤田拓也那事
avatar

匿名用户 #5

1个月 前
分数 0++
抛开屁股问题,感觉萌百和恶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avatar

Cathy有只Cat

3个月 前
分数 0++
支持科普
avatar

匿名用户 #3

5个月 前
分数 5++
雷霆蛤蟆从来不怕dssq,他们巴不得俄克拉荷马城文化传遍世界,这样就能达到更好的黑人效果,哪天如果真的被雷霆三巨头本人知道了(我记得潘玮柏我微博里面真的有一次用了雷霆蛤蟆给他P的八字眉作为表情说“跟我一起笑”,不知道是不是记忆错乱),那么互动性就更高了。反而音系弱智一副小肚鸡肠的样子,难怪迫害力如此低下,如果不是凤系死亡纳系暴毙,音系可能永远在S触吧和B吧的一亩三分地里面不停内斗吧
avatar

匿名用户 #3

5个月 前
分数 2++
戏剧性的是,希望大势所趋的俄城皮囊们却从来没有将雷霆文化彻底的大势所趋过,痿勃舞流感雨结巴歌失传多年。而最讨厌大势所趋的音系蛤蟆却成功的亲手将淫梦从杰学作为桥梁开始大势所趋,并将龙图,恶俗迫害法渗透在了每个圈子里面。不得不说,命运捉弄蛆啊
avatar

匿名用户 #3

5个月 前
分数 3++
当年俄城蛤蟆也没做到让网民一口一个wuha,一口一个掏空。现在音系蛤蟆反而做到了让网民一口一个迫害,一口一个淫梦话。
avatar

匿名用户 #2

5个月 前
分数 1++
以前有银梦蛤蟆嘲讽恶俗词条女孩为何穿短裙,说他的视频全是屎尿屁,可淫梦本身也不就是雪(屎)和gv吗?
avatar

匿名用户 #2

5个月 前
分数 0++
而且恒心也喜欢用脱粪来抹黑受害者
avatar

异尘余生老冰棍儿

6个月 前
分数 0++
dssq概念的dssq,本身就是一种dssq现象
avatar

匿名用户 #1

6个月 前
分数 2++
这么一说,国内的音MAD一直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而扭曲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