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找乐子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概念阐释

“找乐子”,字面意思,指用各种方式寻求人生乐趣。人生乐趣的来源可以非常广泛,有的找乐子方式高雅、文明、对人类有益;有的找乐子方式虽然仅仅满足的是个人欲望,但是于他人无害,是人的自由;但有的找乐子方式则侵害了他人的权益,不可取,有失公正。
找乐子是一般恶俗运动的根本动机与本质目的。恶俗蛤蟆之所以应当受到批判和制裁,正是因为其找乐子方式为道德、良知所不容,有的甚至为法律所禁止,只是因为中国网络空间执法缺位,常常逍遥法外。
当恶俗蛤蟆在说“恶俗就是找乐子”时,就是在说“我们恶俗圈为所欲为,不要指望拿人类的道德来约束我们。”其流氓嘴脸令人作呕。
本条目将对恶俗蛤蟆找乐子的各种方式做一浅析,揭示其阴暗心理。

钓鱼

渔夫的心态

钓鱼指网民故意发表一些争议性言论来吸引别人的回复。发表言论者通常扮演的是“渔夫”的角色,而被此类言论吸引回复的网友则是“鱼”的角色。与正常言论不同的是,这些言论往往故意写得非常愚蠢,并常常带有挑衅意味,用以激怒他人。许多人都喜欢做网络渔夫,四处发表自己明知很弱智的言论。撇开各类营销号制造矛盾并以此盈利的特殊情况,推究普通网友钓鱼的心理,大致有以下几点:

  • 反串高级黑:部分网友见到自己反感的观点时,自觉正面驳斥效果不佳,因而放弃了正面驳斥,转而顺着支持此类观点的人的思路,故意将此类言论改得十分弱智低能并进行发表,以此来向大众更加直白地展示此类观点的逻辑漏洞之处,进而使更多的网友对此类观点产生反感,最终达到独自驳斥无法达到的效果。此类钓鱼行为钓上的鱼有两种,一是反感该言论的网友,此类鱼通常是渔夫内心非常愿意争取的友好力量。如果他们未看透渔夫的真实目的而对渔夫大骂,渔夫通常会以“老实人”“友军厚葬”等俏皮话对他们开个善意的玩笑。二是真正支持此类观点的鱼,此类鱼是渔夫讥嘲讽刺的对象,他们在渔夫这里得到的待遇就远远不如第一种鱼那么友好了。
  • 受到关注的快感:部分人渴求他人的关注,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关注。而在网上扮丑作怪的行为则能吸引许多网友的关注和回复。钓鱼行为客观上给这类渔夫们带来了在现实生活里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关注,使他们获得了成为焦点人物的快感。
  • 利用攻击性言论给他人造成痛苦从而获得快感:此类渔夫的心理通常存在一定偏差,他们通常以别人的痛苦为乐。其钓鱼用的言论充满了攻击性,使得看到它的人感到痛苦愤怒,而这种痛苦会在回帖中表现出来。当上钩的鱼破口大骂时,正常人看到是发表弱智言论者遭到了群众的一致怒骂,渔夫却可能看到的是鱼咬牙切齿却拿渔夫没有任何办法的样子,感受到的是给别人造成痛苦的快感。
  • 智商上的优越感:笔者认为,钓鱼之所以能成功,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渔夫和鱼存在巨大的信息差距[1]。鱼不知道有“渔夫”这种人物,只知道套用以往的经验或是凭着心情觉得“见了智障言论就该过去骂”。一旦鱼了解了渔夫钓鱼的套路,就不会再上钩了。例证是一些恶俗系贴吧有“严禁拆台”的规定。贴吧里的渔夫生怕自己钓鱼的事实被拆穿从而无以为继。然而一些渔夫却认为鱼会上钩说明鱼智商低下,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看不清情况就随意发言,从而感到自己相比鱼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性。


不同于一般的网络渔夫钓鱼即是目的的特点,对于恶俗系贴吧来说,钓鱼更多只是筛选迫害目标的手段,对回帖者进行的进一步的人肉、迫害等网暴活动才是关键。另外,钓鱼本身也可以成为恶俗的迫害手段,即反串挡刀,也就是顶着受害人的实名身份发表钓鱼引战言论,从而达到吸引众多不知情者跟风迫害被“借用”实名身份的受害者的目的。

参见:钓鱼

霸凌

一位知乎匿名用户在回答问题“所谓的恶俗圈到底是个什么圈子呢?”时指出,“恶俗就是欺负人,恶俗圈就是专门欺负人的圈子 [2]” ,这一评价可谓一针见血。利用高水准的网络暴力对他人进行迫害是恶俗的核心。关于恶俗圈迫害他人的手段本条目不再赘述,请读者参阅条目:概念/炒作文集/恶俗简史。有同理心的正常人看到别人痛苦会感同身受,会感到同情,而心理扭曲的恶俗蛤蟆看到别人痛苦获得的却是欺负人的快感。他们通常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在被恶俗人员迫害时,一般受害者搞不清楚恶俗的底细,会尝试反抗恶俗人员施加的网络暴力。但由于在反恶俗力量形成之前,恶俗在对外迫害普通人的过程中,暴力往往是单方面地掌握在恶俗蛤蟆手里。对于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来说,不论如何激烈地反抗,都只是绝望徒劳的挣扎而已,最后认怂的结局几乎是注定了的,犹如落水者只要无所依靠,再怎么挣扎最终也必定会溺死,只是时间长短问题。猫从捉弄老鼠中可以获取快感,因为猫知道抓住老鼠后老鼠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老鼠越反抗猫只会越兴奋。类似地,恶俗蛤蟆能从受害者的挣扎中获取快感,产生一种自身处于强势一方,面前的一切尽在掌控的快感。
此外,恶俗蛤蟆习惯于抱团迫害,从而在恶俗团体内部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并产生一种恶俗团体非常强大,自己作为其中成员也非常强大的幻觉
类似校园霸凌时施暴者会找出受害者的所谓“错误”的地方之后进行欺凌,从而产生并不断强化“我在做正义的事”的信念,各个恶俗组织也往往有自己的一套迫害理论,比如凤吧会炮制明星毫无根据的荒唐“黑点”来“批判明星不爱国”,孙吧会“批判垃圾日漫,拯救日漫痴”。在反复复读这些狗屁不通的理论的过程中恶俗蛤蟆往往也会产生一种自己是在做正义的事的错觉,甚至自己真的被洗脑,产生一种狂信徒般的狂热。由于音系蛤蟆真的相信音系恶俗炮制的“dssq理论”等一套理论,为了证明自己对恶俗团体价值观的“虔诚信仰”,对异见者进行迫害。由于恶俗蛤蟆掌握着暴力,往往能颠倒黑白迫使受害者认错。跟风蛤蟆一次次看到了“从来只有恶俗受害者认错,没有恶俗人认错”的事实,会对恶俗团体的价值观更为深信不疑,进而更加狂热地寻找和猎杀“异教徒”。
恶俗团体有着独特的黑话体系、价值观和行动模式。这些都能让恶俗人员滋生优越感,甚至到了一些恶俗小鬼看到不懂得恶俗话术的人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地步。恶俗圈中不少人惯于自我吹捧和互相吹捧经济能力、学历等等,真假难辨,有时明明水分很大却忽悠得自己也信了,恶俗小鬼听得多了更会信以为真,觉得恶俗圈内精英人士含量较高,显得加入恶俗圈的自己也高端了起来。再加上普通人缺乏思考能力,不但看不透恶俗圈的真相,反而常常被恶俗圈中人几句话就忽悠得团团转,甚至给恶俗圈当枪使去跟风迫害恶俗圈想害的人。这使得恶俗小鬼更加觉得恶俗圈都是能“独立思考”的“高端人士”。
恶俗蛤蟆会选择性迫害一批确实有黑点,甚至是某些小圈子中的毒瘤人物,如魏逸霖,王浩东,管力等。恶俗蛤蟆通常借用这种狗咬狗的方式,来给自己的丑恶面容上敷上一层“正义”的脂粉。通过对这些污点受害人的攻击,他们转移了一般人的视线,使其短时间内看不清恶俗蛤蟆本身人品败坏的事实。一般人也很难知道,在本来正常的小圈子内开了以恶俗解决问题的先例后会导致怎样一发不可收的局面,他们只能看到恶俗解决了自己看不惯却没有办法收拾的人,从而对恶俗蛤蟆产生感激、崇拜之情。恶俗蛤蟆用这种手段往往能暂时性蒙蔽他人,赢得外人的感激、崇拜,同时也会向他人灌输强化“恶俗是必要之恶”“恶俗是为了正义”“没有恶俗只会有更多坏人弹冠相庆”等荒谬的观念,从而使普通人支持恶俗行为的使用,甚至在恶俗行为伸到无辜之人的头上时,还会根据旧有的对恶俗行为的好印象,相信恶俗蛤蟆的受害者活该受害。

胁迫


温馨提示:请那些只会跟风复读恶俗大手子“恶俗就是想乐谁就乐谁”观点的视奸恶俗小鬼在看完这一段时思考一下,这样可以提高思辨能力,以免自己被恶俗大鬼利用了还浑然不觉。
恶俗蛤蟆复读“恶俗大手子想乐谁就乐谁”时,未必是毫无理由地对他人进行迫害。恶俗手段代表着普通人在玩网层面上能接触到的最高层次的暴力,而暴力是一种可以让别人屈服从而达到自己目的手段。因此,恶俗手段常常有着明确的、卑劣的目的,虽然“想乐谁就乐谁”作为理由已经是个卑劣至极的强盗理论了,但是恶俗蛤蟆为了掩饰更为卑劣的真实目的,有时也把“想乐谁就乐谁”抬出来做挡箭牌。下面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某个无政府地区有个变态杀人狂,他/她在路边随机杀了两个人之后说“我实力强大,想杀谁就杀谁。”,这种自然是真心话,令人信服。土匪头子带着几个小弟跑进村子里,只杀了村长和村长女婿,然后把村长的女儿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别人质疑他是为了抢女人才杀人,他也说:“不是,我杀人是因为我实力强大,所以想杀谁就杀谁。”,这样掩耳盗铃的胡扯也只能糊弄土匪自己人,懂得事情来龙去脉的外人听到这句话只会发笑。
下面对恶俗手段的常见目的做一简单列举:

迫同

在各个圈子内,当与他人观点发生冲突时,正常人会想着如何用辩论的方式,找出对方观点的不足并彰显自己观点的合理性,从而自道理上驳倒对方。而恶俗蛤蟆的第一反应却是用人肉对方等手段来强迫对方承认自己的观点,把网络暴力当做解决问题的武器。

  • 当外人违反了音mad系“反dssq”等价值观时,受到恶俗思想浸淫的音mad系人员大多已经形成了以网暴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没有几个人会想着耐心说理,只会迫不及待地利用恶俗作为武器展开新一轮的“猎巫”,逼迫外人屈服。
  • 又比如刘慈欣遭遇人肉事件中,键政系蛤蟆姚纳多参与人肉刘慈欣,理由自然不是什么“想乐谁就乐谁”,而是有着明确的键政目的。恶俗圈就算恨极了刘慈欣,也没有本事对大刘造成一丝一毫的损失,但利用恶俗手段发泄对刘及其粉丝的恨意却是可以做到的。这些恨意的来由难以启齿,恶俗大鬼为了掩饰人肉刘慈欣的真实理由,先是强行找出了刘的一大堆子虚乌有的“黑料”,然而这些“黑料”过于平淡,连许多跟风恶俗小鬼都对此无法信服。恶俗大鬼便拿出了“想乐谁就乐谁”的说法意图堵上小鬼们的质疑。恶俗维基的口径是“刘的人品差,作品表达了社达思想”,当刘的粉丝或一般路人表达出与之相悖的观点时,恶俗蛤蟆就可能趁机网暴,胁迫其承认蛤蟆所持的观点。
  • 电音作者Kolaa在作品被观众批评,局面无法收拾时,便试图利用人肉手段堵上批评者的嘴。

伐异

部分恶俗分子会利用恶俗手段逼迫自己的“敌人”退圈退网,即终结其在圈子内或整个互联网上的生命。这可以看做是网络层面上的“杀人”。

  • 例如春日政宗利用恶俗作为维护小团体统治的手段。当有凤系人员(如愚蠢秘密毛等人)对他和小团体人员不敬,“尾巴翘到天上去了”,敢对雷霆小团体的成员“指指点点”,或者发布了不符合其心思的言论(如卡伊上校)时,春日政宗及其团体便会翻脸不认人,对这些凤系人员进行人肉辱骂等网络暴力,杀鸡儆猴,从而确保雷霆小团体对罗玉凤吧的绝对统治。
  • 妖照在喷系内部人员护萧出言不当得罪他时,勾结他人,对护萧和其亲属师友展开了长达一年的人肉骚扰。最终逼迫得护萧下跪磕头,改名转学。
  • 囧仙则利用恶俗手段,解决自己在东方圈内的“政敌”。
  • B站恶俗蛤蟆和某些up主发生重大矛盾,对他们欲除之而后快时,就会使用恶俗手段,妄图迫使其退站。例如迫害“挖坑少女填坑坑”借刀独人13干掉锡兰;对泽野螳螂,飞机君等UP主以及他们的粉丝进行人肉辱骂并公布其姓名家庭等信息;黄子豪对up主大乘虚怀苦进行造谣抹黑、暗中背刺、辱骂迫害等活动,以此逼迫他服软等。
  • 仅仅是因为在朝鲜半岛问题的立场与部分键政系人员不同,钟义凯邓博和他们创建的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就遭到了(如姚纳多)等人大力迫害。即使钟和邓是恶俗系内部具有一定地位的人员,但只要他们与其他恶俗分子稍微不和,就会遭遇联合剿灭和迫害。


总而言之,正像一些价值观黑暗的网文中主角有了实力就无恶不作一样,恶俗蛤蟆在网络上掌握了强大的暴力手段后,罔顾道德约束,完全以满足自己的阴暗变态心理为出发点,做出各种伤天害理的事,为人们呈现出一副弱肉强食的地狱绘图。

注释

  1. 此为笔者一家之言,如有不同观点欢迎留言讨论。
  2. 出处:http://zhihu.com/question/51219234/answer/128626813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4

8个月 前
分数 0++
“刘的人品差,作品表达了社达思想”!按照达尔文学说来说,难道人类不也是动物的一种吗?和其他动物相比,人类会思考,会创造某些新的事物,恶俗圈为什么只黑他?
avatar

匿名用户 #5

8个月 前
分数 6++
头子们目的不同,各怀鬼胎,姚首相一行不过是看不惯他被官媒宣传,恶维高层为吸引更多小鬼扩充势力顺便增加流量,孙系野猪则是看上刘的热度欲趁机钓鱼。但最蠢的莫过于广大恶俗底层,大多跟电工并无任何恩怨,或为取悦大手子,或为了给自己带来玩网优越的陶醉感而充当马前卒
avatar

匿名用户 #6

7个月 前
分数 2++
人品再差也比不过恶俗狗乱咬人。
avatar

匿名用户 #7

1个月 前
分数 0++
只是因为刘被恶俗维基挂起来了而已。而且刘的粉丝有大量初接触科幻的网民或是有许多年纪较小的网民,更易于挑拨矛盾,借此机会来“找乐子”。
avatar

匿名用户 #3

9个月 前
分数 2++
有同理心的正常人看到别人痛苦会感同身受,会感到同情,而心理扭曲的恶俗蛤蟆看到别人痛苦获得的却是欺负人的快感,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avatar

匿名用户 #8

29天 前
分数 0++

>找乐子是一般恶俗运动的根本动机与本质目的

恶俗是边沁的定量找乐子,高雅是穆勒的定性找乐子;恶俗内卷,高雅外旋。
avatar

风花雪月

9个月 前
分数 4++

一般渔夫和“鱼”都是打的有来有回,甚至可能成为好朋友。恶俗渔夫钓鱼,基本上总有几个不幸的“鱼”被选为迫害对象。

我现在都怀疑当年“为二次元献出心脏”“为皇军开城门”这些是不是反串钓鱼,故意抹黑日漫爱好者群体和激怒一般孙系,达到一饵双钓的效果,以寻求更大的乐子。如果真的是,那太恐怖了
avatar

常识

8个月 前
分数 3++
恶俗钓鱼说白了就是碰瓷,反串起来没有任何底线,自己咒自己死妈都是入门级别的了
avatar

XAMEL

9个月 前
分数 1++
建议添加“找乐子是一般恶俗运动的根本动机与本质目的”。
avatar

匿名用户 #3

9个月 前
分数 0++
所谓的找乐子就是兽性
avatar

匿名用户 #1

9个月 前
分数 0++
我记得挖坑少女也是一个恶俗狗
avatar

匿名用户 #2

9个月 前
分数 2++
挖坑少女好像没用社工手段威胁青年萨玛吧,不过应该有意去混淆视线撇清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