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S触吧群事始末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君島亜弥(密歇根神秘人)

正文

可能还有人对本人和恶俗的关系有误解,特在此阐释。如有质疑,欢迎指出,我会回应。

由来

“s触吧群”是本人在2018年4月许阴差阳错当上s触吧吧主后建立的QQ群。群名是东京地名“惠比寿”,定位是闲聊群,意图交流东方和阅读。开设不久后,有不少s触吧的原有成员因不满我宣称该群为“s触吧群”加了群,但在双方沟通后和解。

在这一阶段,s群大概有30~40人,聊天内容多是与东方相关的讨论,也有文学、手游等话题的讨论,而没有恶俗相关的讨论。我在群规中特别写道:“禁止龙图”,某位成员坚持发龙图表情包,在我的多次禁言后才罢休。

发展

在一到两个月之后,我在现实中要处理很多事情,于是将s群转让给了富士山君,并退出群聊。转让给富士山君的原因是,他是此前为数不多的活跃成员;他来当群主,也能使包括s触吧原有成员在内的大部分群员满意。

过了四五个月,我被富士山君重新邀请加入s群,此时群员人数已经超过70个,群名变更为“s触吧视频技术交流群”。这段时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郭老进群,一进群就称s群为“恶俗群”,并发了不少龙图以及其他恶俗内容。我当时对这个评价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在他进群之前根本没有恶俗相关的讨论,连龙图都没有人发。

画师讨薪

2018年年末,东方圈发生了画师讨薪事件。本来,此事与s群毫无关系,但有一名群员无端将事件双方,即画师与囧仙,拉进了群聊,将s群变成了事件的第一现场。除了邀请双方,这名成员和其他一些人还大量邀请无关人员入场围观,让群员数量上升到120人有余;他们邀请的人是什么成分,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我在旁观画师与囧仙的交涉时,发现囧仙的说法有许多自相矛盾之处,亦有许多不合常理之处(事后发现不少“不合常理”的说法确实是日本同人圈的规则),受到所谓正义感的驱使,亲自下场帮助画师与囧仙争论。争论到最后,仍然处于谁也没有说服谁的状态,但社团主催突然按照画师的要求打了钱给他,于是事件结束。对于加进来的围观群众,群主表示会在事件结束后全部清退,但在实际执行时,则是“对学习视频技术感兴趣的可以加回来”,于是,大部分人仅凭一行字表明志向,纷纷加了回来。

画师讨薪事件成为了s群生命周期的一个重要节点。此前,s群是一个比较小的圈子,一直只有十来个人活跃;经此事件,s群人数突破100,而且由于囧仙的存在,还有不少人特意加群与其激情对线,偏偏2019年又是囧仙的多事之秋,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间奏

2019年元旦到春节是s群较为风平浪静的一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件。

春节过后到4月长安THO事件,在我印象中也没有大事发生,一系列恶俗大师陆续进群可能是在这个时段。

大事不断

大概从4月下旬开始,s群进入了一个大事不断的状态,包括:长安THO雷普事件,嫖相进群对线,某人直播人肉迫害,东方郭图接力,逼迫郭老退网,某些人商议组团会晤嫖相,北京THO电音事件。

总而言之,s群俨然成为了某种文化的中心。

后来,由于出现了司法部门打击的传言,群主禁止了在群内发hj图。刻意也开了一个用于讨论恶俗相关的群分流,这种情形才渐渐减弱。

衰亡

s群的衰亡是一个相当突然的过程。7月26日,群主在此群如常发言,两天之后,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发现群主在网上完全消失了,连明日方舟都没有登录。

虽然作出了一些寻找他的努力,但直到现在,我仍未知道富士山消失的真相。

在群主消失之后,包括共青团中央在内的官方账号发布了警方打击恶俗圈的信息,并在s群内引发了讨论。考虑到此事可能涉及敏感,以及群主目前无法对群员的言论负责,我禁止了该话题的讨论。

8月初,由于群聊内容日益变成对群主境遇的无谓猜测,我退出了s群。之后也有其他人退了群。最后,一个管理员不胜其烦,将所有群员踢出了群聊,然后自己退了群。s群到这里,算是宣告终结了。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大黑内传

5个月 前
分数 0++
富士山为何会进去这篇文章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avatar

新西兰福音战士

5个月 前
分数 2++

四个恶俗小鬼在看守所里相遇了,互相打听对方因为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我支持东蒙古Project。” “我反对东蒙古Project。” “东蒙古Project里的某些图是我画的。”

“我是S触吧群的群主富士山……”
avatar

匿名用户 #1

5个月 前
分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