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如何看待刘慈欣被恶俗维基扒黑料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匿名用户

问题

如何看待刘慈欣被恶俗维基扒黑料?

回答

如何看待?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恶俗敢碰瓷刘慈欣,小心给自己惹上一堆麻烦。

回头再看,此事堪称是恶俗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诸多原本奉恶俗为正义使者的人一瞬变成了古典恶俗价值观的奉行者。

古典恶俗时代老恶俗们无恶不作,为了找乐子想黑谁就黑谁。说个我印象深刻的事吧,歌手姚贝娜不幸逝世的那一阵子,凤吧狐总置顶了一个帖子,标题是“屌丝之母:姚贝娜”。凤吧主业是黑各类明星,在凤吧常常是恶俗头子指哪打哪的模式,恶俗头子下令黑谁,小鬼们就会一拥而上进行炒作。那次狐总本意是内涵一下,借姚贝娜之死骂李毅吧屌丝死了*。但凤系跟风蛤蟆们大脑降级,误以为是俄城高层下令要黑姚贝娜,于是各种对姚的恶毒抹黑瞬间就安排上了。不料凤系高层似乎对姚并不怎么反感,过了一会,高层发现下面人会错了意,居然专门出面澄清。凤系蛤蟆们见状大惊,一瞬全都乖乖闭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甚至开始吹捧姚来黑其他明星,场面一度十分滑稽。esu黑人没有任何正义可言,由此可见一斑。

但时过境迁,随着音mad恶俗系渐渐成为主流,esu的组成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搞恶俗活动迫害人时,往往会有人问这人做过什么司马事,仿佛恶俗是网络惩罚者,是为了打击邪恶行为而存在的一样。所谓的“做过司马事”,有的是真的做了坏事,比如魏逸霖和四人组——这可以比作有个流氓去骚扰某个酒店的员工,没想到这个酒店和黑帮有来往,黑帮帮酒店出头揍了这个流氓一顿,我也只能说,喜闻乐见。有的是坏了音mad系的村规,比如“不得做dssq作品”“不得钦点inm[1]和esu““不得维护已被迫害的‘硬汉’”“银梦民想拿谁做素材就拿谁做素材,不得反对[2]”之类的。圈外人当然不会懂得这些不成文的村规,他们真跟银警察起了冲突,通常只有两种结果——一是识的恶俗厉害,忍气吞声,从此学会避开雷区;二是不知道恶俗的厉害之处,那就惨了:银警察出警的时候自然不会好好说话,绝大部分警察只会是使用正常人听不懂的恶俗inm抽象缝合黑话来讲话,态度粗暴,阴阳怪气甚至直球辱骂,在被出警的人看来,这是莫名其妙地来了一群来找事的大爷,更不可能和出警者耐心交流了。于是就会起争执,过程中受害者难免“钦点高雅人士”“钦点恶俗、inm”,从而遭到网暴。

总之,许多人认可了“迫害对象需要做过司马事”这一原则,在他们心目中,恶俗不再是随机找乐子,而是维护小圈子的手段。许多esu小鬼更是其它圈子的婆罗门大手子,一边高喊反对dssq,一边在小圈子内部身体力行进行esu、inm传教,传播“恶俗是正义的”的观念。

但这一原则显然不适用于刘慈欣,原因无非是刘慈欣干过的事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能挖出点猛料,也许还能糊弄一下恶俗小鬼,让他们觉得出刘慈欣出得好、出得妙,结果一群恶俗大鬼忙了半天,没整出什么狠活,却硬要上词条,结果内容干瘪无力。真的认可这词条的除了把恶俗维基当神膜拜的恶俗小鬼就只有本来就恨刘恨得牙痒痒的刘黑了。

要谈到刘的条目写得有多愚蠢可笑,就要谈到恶俗维基的迫害模式。恶俗维基挂有些人时是真的只是挂一下而已,恶俗人根本与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互动,纯粹是挂一下以泄愤、生草或是彰显自己的“正义”性质,有的连条目都懒得写,直接链接到别的维基或者把别的维基的内容改一改搬过来。而恶俗维基如果要认真地挂一个人,条目中自然要写这个人的“事迹”——自然都是添油加醋过的负面事迹。大多数被挂的人都没干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恶俗维基的编者们会以春秋笔法把这个人写得看起来很坏,同时他们看待得罪了恶俗被出道的“硬汉”时会自动戴上有色眼镜,指着别人的一点缺点进行无限放大。大多数被挂的人也远远没有恶俗人们自己坏,不过恶俗人一向双标,往往在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的同时,对自己的道德没有任何要求。正是凭借着恶俗人对别人的苛求和双标,恶俗维基新建了一个又一个条目。

出刘时本来也会是这样。只不过刘干的事实在是乏善可陈,但凡有点脑子的恶俗小鬼都会感到出刘是说不通的。刘干过的所有称得上是坏的事,恶俗大将们都干过,而且坏的程度比刘超出万倍亿倍。

略举几例

地域黑——凤吧大将们地域黑得还少了?

口嗨他人老婆——论问候别人亲人的本领,刘哪里比得过喷系恶俗缝合大鬼们?当有一般正义群众指出借钱者疑似骗子的时候恶俗人们都开始装瞎。何况恶俗人对别人态度又好到哪去?当有一般通过人士进入恶俗系贴吧问下这是什么吧的时候瞎骂小鬼们是什么反应还用多说吗?

自吹自擂——刘完全有实力自我称赞。而恶俗人没实力却强行比花钱、吹学历的“光辉事迹“还少了?

背地黑老王的作品——贵恶俗的各种内斗、背刺、反补好像恶劣得多吧。

社达?这是最无理却最生草的一个批判了。让我想起了《三体》里叶哲泰在被批斗时表示自己认可宇宙大爆炸理论,卫兵们便拿出“(宇宙大爆炸前什么都没有,于是)这为上帝的存在留下了位置”的奇妙深刻理由进行迫害,以示自己对无神论的虔诚信仰。这岂不与恶俗人的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妙?刘为什么给《三体》系列赋予了一个黑暗的价值观?《地球往事1》的后记讲得很清楚了。科幻创作要有自由,既然有的作品写了友善的外星人,当然可以写邪恶的外星人。恶俗键政缝合蛤蟆们为了彰显自己对自身所持迫真自由派价值观的狂热信仰,妄图雷普科幻创作的自由,与为了彰显自己虔诚妄图雷普持有学术观点的自由的卫兵正是一丘之貉。

很有节目效果的是,正是因为出了刘,发生了之吧批判恶俗蝙蝠侠事件。“野爹想出谁就出谁想肉谁就肉谁”。那么谁是野爹?比谁资历老,威望高吗?那么五河妹红可是也给人出了。说到底,还是比较玩网的能力强弱,谁拳头大就能为所欲为。想清了这一点,那么谁才是身体力行地实践社达价值观的人,就是明摆着的事了,真可谓自嘲完美[3]

评价

总之,正因为要在出道刘的同时维持“只迫害做了司马事的人”这一迫真信条是根本行不通的,要解决这一矛盾,无非两种方案:

一、撤回刘的词条。

二、彻底否定“恶俗是正义的”的观念,回归古典恶俗“想乐谁就乐谁”。

方案一是绝对不可能的,撤回了恶俗头子的面子往哪搁?何况esuwiki连广告位都安排好了,没有出道公众人物带来的大量流量,恶俗头子怎么恰烂钱?

那么面对恶俗内部小鬼们的质疑,只好执行方案二,彻底否定“恶俗是正义的”的迫真信条,回归古典恶俗“想乐谁就想乐谁”的黑暗时代。古典恶俗是完全不用考虑钓鱼合理性的,甚至帖子越NC越有钓鱼效果:反正不管我的言论有多愚蠢可笑,你来我的地盘骂人就是你不对,就是活该被迫害——这样自然不用为条目质量负责,尽力炒作来炸鱼就是了,批判刘批判得越不理性客观、越幼稚,越能吸流量。同时发挥esu特有甩锅小鬼秘术:看啊!出道×××都是为了乐nc粉![4]

后果吗,一些恶俗人原本还要点脸的,现在脸都不要了,表现是:

1.原先出人被质疑了就会死硬坚持“被出的人有错所以活该被出”,现在出人被质疑了会在“被出的人有错所以活该被出”和“野爹想乐谁就乐谁”间反复横跳。

2.患上了正义PTSD,把正义当成了完完全全的贬义词,疯狂复读“恶俗不是正义”(那你是个什么玩意呢?混乱邪恶人?)。

原文地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186342/answer/800759701

注释

  1. 别问,问就坏事100%全是小鬼做的!真↑正↓的inm民都是白莲花,纯洁如雪,支持银恶分流,从不网暴。555,我们只想在我们自己的小圈子里安心生草,奈何总有刁民想害朕啊!
  2. 但是圈外人拿银梦素材做了作品,哪怕是生草鉴作,也常有警察跑去钦点什么“缝合怪”“dssq屑作”。一般UP主小心了,别碰银梦素材。
  3. 可笑的是,不少新时代恶俗人都是键政中级高手,迫真自由派,没事就吹嘘恶俗有什么“反利维坦”的神奇属性,当陈一发被起底一些不雅言论即将凉凉的时候,这些人都是反对对着一个人几年前的口嗨言论上纲上线的,但是一旦老二哥迫害公众人物,就要一转叫好?
  4. 本人认为这个迫真理由纯粹是一些新入恶俗人士接触到古典恶俗一些极其邪恶的内容的时候对自己进行的迫真安慰。毕竟大明星只要粉丝够多,要找个别粉丝的NC言行来当挡箭牌简直再简单不过了,实在不行恶俗人还可以自己上去借刀再截图下来用于哄骗恶俗小蛤蟆和一般黑粉。更何况"NC粉"的标准很可能只是你发了个弱智钓鱼帖子TA过来骂你,按这个标准没有哪个知名人物不该黑的。对这种恶俗人我要说的是:没关系,等你混恶俗久了良心彻底被狗吃了就不会思考黑人要什么理由了。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4

8天 前
分数 0++
反对刘慈欣的观点,但恶俗狗因为政见不同而迫害跟他们口中的利维坦又有何区别?
avatar

匿名用户 #1

3个月 前
分数 0++

你私下里挖了一次鼻屎,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这时有“人”把挖鼻屎的录像公之于众,大家看到之后自然会觉得很恶心。 那么真正恶心人的是谁?应该负责任的是谁?

这些言论,作为“刘慈欣”就必须批评,但对“shipship”来说,我们没有指责他的理由
avatar

匿名用户 #2

2个月 前
分数 0++
说得好!
avatar

匿名用户 #3

2个月 前
分数 0++
其实我并不觉得刘慈欣的发言是合适的,他即便用小号也也在跟其他网民互动,不过我还不至于跟那帮恶俗底层一样弱智到跟风恶维害他的地步,免得自嘲完美,认不清这点的用张哥的话说属于正义大篮子装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