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午夜杂感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Sunimo

正文

被告知我又有了新名字,便去看了看,可惜依旧没有揭露和记录什么事迹,依旧是在说我恶俗害人。急于探求其实名而不指控其言行,或许这就叫本末倒置吧,或许那边也应该开一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座谈会了。 YWB也好,SYM也好,SYX也好,SZH也好,我已经被仿过和套过很多个身份了,如果非要有个实名的靶子才能心安理得地输出火力,那我以后就叫SZH好了,有人愿意费时费力费钱去深挖证实的话我也拦不住。不过最好不要重蹈迫害力文世家的覆辙,毕竟害错人糗的是自己,伤的是别人,毁的是名声,损的是利益。

如果是确有其人且这位SZH被出道了,其享受的待遇恐怕也不外乎那几样,那便是一群人对着其名字疯狂辱骂、对着其美照再创高雅、对着其手机狂轰滥炸、对着其地址叫嚣快打。咦,这手段真是熟悉。“反恶俗人的事,能算恶俗吗?再说所有人的HJ图和神秘代码近日都已经删掉了,这和恶俗不一样!”

有人觉得“秉公恶俗”很搞笑,其实我觉得“秉公反恶俗”也很搞笑。只要有“净化网络”这个共同的远大理想,无论大家是各怀鬼胎、是他力本愿还是裂变算计,统统不是问题,屁股坐下来了就都是老伙计,大家都是为了“反恶俗”这项伟大事业而努力奋斗的同志了。 老伙计们就这样努力奋斗了好几个月,眼瞅着自己的仇家终于被出了、认怂了或被处理了,结果大快人心后就迫不及待宣布退站了。“等等我的好同志,大业未成为什么退站啊?”可惜那位好同志也不多言语,熄掉手机电脑后最关心的可能仍然是自己今晚吃什么菜。 充满裂变算计谋杀的网络世界的魅力,我领略了。

1楼2019-10-27 00:34

之前一直有人想让我解释什么叫为公办事,刚好最近某位“恶俗克星”S先生就出现了,而他也是赋予我新名字的人,那我就借S先生的事迹来说一下好了。

不知S先生还记不记得自己两年半前的经历,不记得的话可以看看http://tieba.baidu.com/p/5177156214

是的,正值银梦吧没有任何管理的时期,S先生因为自己的举止被众人唾弃,于是开了皮囊挖坟兼爆吧闹了半天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可能那就是所谓的“耀武扬威”吧。那会儿我不在场也不认识S先生,闻讯过来查明情况后苦于不能删封,就挖了S先生的名字并开示了其部分言论。效果是立竿见影的,S先生停止了胡闹,不过恼羞成怒的S先生很快把矛头指向了我,同样试图出道我,期间还导致一个和我同头像的吧友躺枪。

这就是所谓的“秉公恶俗”,同样我的艺人列表里有不少人都是野蛮闹事和不可理喻我才用这种手段处理,如果有人能找出我假公济私的事迹欢迎去补充。

S先生被曝光后,有人很快就在EW上创建了他的词条,我就去补了一些已知内容,也没继续深挖。但没过多久,我就被S先生“出道”了,S先生在知乎疯狂对我喊SZH这个名字,我觉得有点烦就顺手点了几个举报,可能S先生那时候是觉得是我畏惧了,我也不打算继续纠缠,正好半个月后EW爆破了,我以为恩怨就结束了。

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心上,去年EW复活后至今年暑假,我才偶尔看了几次S先生的词条,没几个人评论,今年好像还有人准备给他上终止迫害来着。如今EW又爆破了,而昨天S先生却又把我再次“出道”了,没想到S先生如此记仇。 可惜的是,时至今日我并不认识SZH是哪位神触,或许我的仰慕者很多?毕竟光是今年我被都被几个人仿过,如法人神棍艳阳等等。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肖X浩仿秦X天,前者没事仿后者玩,结果先于后者被出道还让后者风评被害了两个月。所以SZH是哪位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倒是可以证明一下自己,这两张图去年于女士也看过。

Sunimo自称的高中教师资格证封面
Sunimo自称的高中教师资格证

我也看了S先生所给的那个阿里账号,神秘人SZH确实是用了我的ID,但S先生好像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那个唯一的黑白头像我从来就只有在知乎上用,其他平台我全都是彩色头像,而且S先生不觉得那个头像的分辨率压得有点低吗?可能有人会说我是在狡辩,那就假如我是SZH好了,不过我想说的是在实际利益面前我没必要掩饰太多,你觉得我有必要为了躲避网络纷争而注销自己的阿里账号并特地跑去换一张银行卡吗?

Sunimo自称的支付宝银行卡

所以说如果有人想继续对着SZH撼地神牛的话我是无所谓的,不过我多少会感到有一丝愧疚,毕竟这位神秘人莫名其妙地替我背负了莫名其妙的罪行。不过我也想提醒一下“恶俗克星”S先生,恨我可以,但比起我那点鸡毛蒜皮的事,你之前在贴吧的米青日和针织黑言论才是大头,那些记录可不会因为旧帖被隐藏了就消失的,再说之前也不是没留截图,这时候了你还冒出来,只会给你自己和你所在的那个站惹来麻烦,劝你善良。

人类从诞生到灭亡也不会休止的恨意,我也领略了。

3楼2019-10-27 00:40

还有最后这令所有人无法抗拒的睡意,我确实领略了。

晚安。

4楼2019-10-27 00:43

贴吧用户_5CE68tN朋友,不是我针对你,我是真觉得你有点憨,推荐您诵读一下《能断金刚波若波罗密经》,里面讲解了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12楼2019-10-28 13:16

过了几天看到还有人对我口诛笔伐甚至为反驳而反驳,真是没意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实在没兴趣再回应,毕竟毁人生活、被人曹马的网络世界从来就不是为了让自己说服隔着屏幕网线的对方而存在的。诸君见我如乐子,我见诸君亦如此,没办法,毕竟贵站某些人每天都在上演打脸好戏,那我也只能后看戏了。所以今后我可能不会再对贵站和反恶相关的事做出任何回应,请把我的活跃度调至低档,至于要如何给我罗织罪名和撼地神牛,随意。

本贴最后只着重说两件事,日后不再更新。

14楼2019-10-30 00:51

一个是对那位“恶俗克星”S先生说,不知是什么神秘原因,你前天还在的你今年的贴吧发言我现在看不到了,我还打算下载你两个月前自抓分享的MIKU音乐来着,而且你怎么不爱野兽先辈了?有人不信我所说的你的那些黑料,可你自己应该知道EW早就收录了你的米青日和针织黑语录了吧,而且在那之前还有人截了图,虽然现在EW风评变差且闭店了,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像你保存我的“实名证据”一样保存了你的“宝贵资料”并准备拿出来呢?你从那站某些人的话里应该也看得出来,他们不觉得你会给站内带来损失,毕竟到时候闹出事来损失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有人说你是我的受害者,说我管理手段不当,不过我想知道两年半前你在吧里胡闹的时候,那些被你扰乱阅读体验的普通吧友和那个被你出道无辜躺枪的人算不算受害者呢?而且据我所知,那站的管理经常会以“发布不适宜评论”和“进行破坏”为由删封用户甚至开示IP和出道,我很好奇如果你再去那站做一遍当年做过的事,他们会怎么处理你。再说你把我的“实名证据”贴上去之后就消失几天整不出活了,你拿那站做报私仇的事打他们的脸不太好吧?毕竟在按那站的标准和你的事迹来看,你也可以算是银梦骡子加恶俗狗加米青日繁华分子了,你不怕自己也会被挂上去吗?

另外我想说的就是你不用怀疑那个名字的真实性,一人对应一卡一号,所以必然有这个人。有人建议尽快“联系SZH先生并向他道歉以及告知他被人拿来挡刀”,我十分同意,所以希望你和其他人加大力度出道这位SZH先生向他说明情况,他一定会很感谢你们的义举,就像力文也很感激有人出道他之后反而让他得知自己被人害了一样。

最后,祝你考上自己向往的早大,有缘再见。

16楼2019-10-30 00:53

另一个是敬告楼上某两位屁股已经坐在了那站的“银梦吧友”,加上那个被反补虚无的动物迷张宁以及其他熟悉的陌生人,或许你们没有对个破吧留下过感情,但你们都曾经留下过痕迹,现在你们爱加入哪个阵营帮谁说话我也管不着,不过劝你们先看看自己过往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摇身一变”后的样子,究竟是良心发现还是见风使舵,究竟是反恶俗先锋还是看乐子观众,究竟是为了净网时代的大事业还是为了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某Char兄贵我看你也不是魔怔人,希望你能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我还想特别回应一下那条自称不关心国内银梦的喷蛆,别蹬鼻子上脸还整天拿鸡毛当令箭代表什么人来谈判,不关心就自行离开好了,何必装模作样找其他吧务谈这谈那,谁不知道你就是个“蝗军托我给您带个话”的货色,真当自己外交官?没人鸟你伤了自尊就在那个狗窝里钦点一番吧务、银吧、银饼乃至整个例区来自嗨,还弄出个SNM垂帘听政控制所有人的天才想法,挺可笑的。自称是社障飞舞不去接受治疗反而跑去那站深度玩网,是觉得“反恶俗很酷”还是医生给你安排的就是“今天反恶真运动”疗法?

对你,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克制和包容,于集体,银梦吧规上写着“对意图破坏的、故意挑衅诋毁吧务的人可以无条件删封驱逐”,但念在你有过一些银饼相关的贡献,所以我和其他人都没处理你;于个人,我被你并嘲讽和瞎骂过,但我说过不借恶俗手段公报私仇,所以我既没辱骂回去也没把你出道炒作。不过,人的欲望是能无限膨胀的,人的忍耐却是有底可触的,我可以不搞你,但我不保证会不会冒出个神秘人对你发功,好自为之。

17楼2019-10-30 00:54

晚安,祝不安的人们都有好梦。

18楼2019-10-30 00:56

删帖记录

19楼(?)
尖团合流:还恶维的风评,风评这词汉语[1]日语意思都是流言,也就恶俗人有这用法,早说了恶俗蛤蟆对亚文化屁都不懂还要当婆罗门贵族亚文化卫士,对破圈百害无一利,我算是开始觉得你也是恶俗脑。控受害者了

20楼(?)
尖团合流:银吧狂魔时代招惹的各路人马还不都是淫梦民玩恶俗自找的?您自己说说银吧的氛围是靠恶俗迫真维持秩序的时期好还是现在靠吧规吧务管理的时期好

21楼(?)
尖团合流:怎么就气成这样了,。好吧我承认随便骂人是我自己的问题,如果您确能像你已经数次承诺过的那样停止对线,就此不再钦点其他反恶俗人士,我本人也就停止互动,以上算是针对你的最后一点话。

顺便对一般围观人士说一下,例区和饼相关的条目大半出自淫梦圈其他前辈之手,本人目前对所谓的例区文化并非已转向全盘否定,但出于狗维的性质自然会以批判为主,以抨击国内部分人全盘认同的态度。相关内容我有时间会继续修改,除立场以外的质疑,如内容不实、批评不中要害等都欢迎在评论区提出

本站用户的回应

魏彦吾

作者:魏彦吾

  • “被告知我又有了新名字,便去看了看,可惜依旧没有揭露和记录什么事迹,依旧是在说我恶俗害人。”


--“单独和协助迫害了19人。这其中包括兄贵吧人士、银梦吧人士、泽野螳螂及其粉丝、碴条粉丝(如马女士)、一般B站UP主(如唐先生)等。与唐先生在知乎展开过枪弹辩驳。” 不知道sunimo条目里这几句以及下面的“艺人”表格不算恶俗害人事迹那还有什么算得上是恶俗事迹。恶俗事迹早就有了,最近补充的是出道线索,谢谢。

  • “人类从诞生到灭亡也不会休止的恨意,我也领略了。”


--如果说的是某人在碴条评论区连续撼地神牛几年,如果说的是给马雅雯女士制造一堆侮辱性素材,什么是恨意,本人也确实领略了。

  • “但比起我那点鸡毛蒜皮的事,你之前在贴吧的米青日和针织黑言论才是大头,那些记录可不会因为旧帖被隐藏了就消失的,再说之前也不是没留截图,这时候了你还冒出来,只会给你自己和你所在的那个站惹来麻烦,劝你善良。”


--要说sunimo先生手上当真掌握着恶俗克星的切实黑料,不爆到恶维反而藏着掖着当成威胁人的大杀器,我并不相信。如果说sunimo先生有某种手段确实能给狗维整体造成巨大损失,不用出来反而仅仅拿来威胁,我更不相信。建议揭露出来,看看这些“米青日和针织黑言论”跟支维魔怔键政人的言论与贵银吧“本来就是24”“少女委員長”等人的精彩言论比起来到底哪个是大头,看看是不是真能给狗维造成巨大损失。btw,我觉得参与害过十几个人的恶俗人,比如你,就够不善良的,劝你也善良一点。

  • 如果是确有其人且这位SZH被出道了,其享受的待遇恐怕也不外乎那几样,那便是一群人对着其名字疯狂辱骂、对着其美照再创高雅、对着其手机狂轰滥炸、对着其地址叫嚣快打。咦,这手段真是熟悉。


--“那几样”好像还是恶维用的比较多,你自己也干过“对着其名字疯狂辱骂、对着其美照再创高雅”的事,建议你把恶维和你自己也以同样力度批判一番,或者干脆大方承认你站的就是恶维立场,所以对恶维和狗维用的是双重标准。
另外说一说我是如何看待狗维害人的。
(以下皆假设A和B的行动除了报复以外,并无任何正当理由。为什么这么假设?因为我觉得音系恶俗那套害人的村规,那套评定什么是“司马事”的标准,总的来说,既不逻辑自洽,也不符合常人的道德观。要是恶维害的人全是魏逸霖和秘封四人组这样的,反恶俗势力即使建立起来也根本不可能吸引来这么多人。)
在警察执法不到位的情况下,如果A骂了B一句,B回骂A三句,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A和B对骂,于是B带人把A暴打一顿,这样的行为是无法接受的。这个时候,如果C给B出头,把A打一顿,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并不需要太过在意C的动机,只要达成了结果正义。
另外,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了温和的方式对绝大部分恶俗人一点用没有,在暴力是唯一有效的制止一个人继续恶俗的手段的情况下,如果害一个人逼其退恶俗能阻止其害更多人,这个恶人当了也就当了。

  • 这就是所谓的“秉公恶俗”,同样我的艺人列表里有不少人都是野蛮闹事和不可理喻我才用这种手段处理,如果有人能找出我假公济私的事迹欢迎去补充。


--不知道在sunimo先生看来的“不少人”的补集是啥子情况。另外,就音系恶俗那套破烂村规还有脸说是“公”?建议你把害人理由向生活中的熟人客观说明一下,看看他们认不认什么“不准做dssq视频”“不准当卫兵”,并且为了捍卫这套规则可以搞人肉迫害,还是更认可“人有往B站上传正常视频的权利,但没有人肉迫害别人或强迫的权力”。至少我现实的朋友,还是爱看一般鬼畜视频的多。

匿名用户 #1

作者:本条目下匿名用户 #1
确实,只要能让人们普遍认识到恶俗圈子(xyr语)的做法应坚决抵制,那我不介意自己也背几个黑锅。在你站出现数月后,批站有大量的边缘人总算敢出声说狗咬狗,我认为倒也不失为你站带来的一种进步,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胆敢站出来钦点恶维是狗。
当然前提是说这话确实发自真心,自己平时也没怎么跟过恶维的风。至于某些货真价实的蛤蟆前脚刚害完人后脚就利用这些话当做脱罪话术还是省省。

火需

作者:火需
我看孙先生这么冠冕堂皇,觉得自己为了gv圈子害人就跟多高尚的事业一样。
首先是手段问题,不错,这里用的手段也是网络暴力,但如果孙先生能提供一个网络暴力之外的对付贵圈的办法那想必早就有贵圈的受害者去实行了。贵圈在三浦海岸时代,只要在任何互联网社区谈及淫梦梗的人都可能被挂起来裱甚至出道挂恶俗维基的盛况孙先生还没忘吧?如果要例子百度快照全都是。除了更强大的网络暴力,有什么能制止这种行为呢?难道是向维护gv圈权益的孙先生你举报吗?
还有,某些人网络暴力的理由是“恶俗就是想黑就黑”、“混乱邪恶才是本质”或者“维护自己的gv圈子”,这些人凭什么使用网络暴力成为网络婆罗门?根据孙先生的逻辑,难道使用暴力反抗纳粹也是纳粹行为?
不得不说孙先生的文笔真的不错,但你文笔越好只能越让人感到恶心。

注释

  1. 此处不确,笔者搜索发现虽然多数工具书都未收录“风评”的这一义项,但这种用“风评”表示“名声”的用法的确十分常见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3

21天 前
分数 1++
热 比 娅
avatar

匿名用户 #2

23天 前
分数 0++
为人师表孙正浩,恶俗怪医陈煜昊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1++

淫梦圈支持反恶俗的人越来越多有这么恐怖吗

孙哥啊 你这样没用的啊
avatar

子夜之恋

3个月 前
分数 2++

《大恶俗王朝最后的脊梁——孙nimo》 《恶俗史》有云,nimo死则esu亡。 nimo深知大恶俗王朝已然大势已去,积重难返,即将被各方势力集中干烂。然而nimo却仍然无法放下大恶俗帝国所豢养的千万万无辜黑话无辜圈子无辜户籍,毅然担起大任,向着所有敌人决死冲锋!nimo做出这决死冲锋,并不是因为疯魔姚纳多首相对他的直接命令,也不是因为妖林党对说不清话的小傻子的指指点点,而是nimo作为最后的淫梦恶俗头子,作为最后的音系婆罗门,作为大先辈最后的骄傲!nimo深爱着这因特网大地,深爱着因特网以她的奶水哺育出的世世代代生长在这片因特网的恶俗圈! 对!她是为了恶俗圈而战! “恶俗没有圈!”平常同战鼓一般如雷的怒喝,在nimo早已弹尽粮绝的此时,已经没有蛤蟆能去响应。 nimo并不会气馁。她回想起昔日得胜归来之时凯旋式上众雅士的喝彩;想起昔日与变态弱受在金碧辉煌的宴堂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又想起那日随大首相下b吧巡游,nimo身披一副铁叶攒成铠甲,腰系一条金兽面束带, 是何等耀武扬威! 可惜那些时光都已经过去了。他的军队所剩的,只是知乎两个见证家,微博两个自由党,还有b站的一群反dssq志士。这些,便是大恶俗帝国最后的荣光。 她一步也没有回头。 她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她单骑绝尘,突入战阵! “诸君见我如乐子,我见诸君亦如此!”

孙nimo,大恶俗帝国兵部尚书,于2019.11.2殁于山西潼关。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1++
这个逼开始删帖了
avatar

子夜之恋

3个月 前
分数 1++
罪证就在那大咧咧的放着,可以直接搬过来啊
avatar

匿名用户 #1

3个月 前
分数 5++
确实,只要能让人们普遍认识到恶俗圈子(xyr语)的做法应坚决抵制,那我不介意自己也背几个黑锅。在你站出现数月后,批站有大量的边缘人总算敢出声说狗咬狗,我认为倒也不失为你站带来的一种进步,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胆敢站出来钦点恶维是狗
avatar

匿名用户 #1

3个月 前
分数 3++
当然前提是说这话确实发自真心,自己平时也没怎么跟过恶维的风。至于某些货真价实的蛤蟆前脚刚害完人后脚就利用这些话当做脱罪话术还是省省
avatar

火需

3个月 前
分数 2++

我看孙先生这么冠冕堂皇,觉得自己为了gv圈子害人就跟多高尚的事业一样。

首先是手段问题,不错,这里用的手段也是网络暴力,但如果孙先生能提供一个网络暴力之外的对付贵圈的办法那想必早就有贵圈的受害者去实行了。贵圈在三浦海岸时代,只要在任何互联网社区谈及淫梦梗的人都可能被挂起来裱甚至出道挂恶俗维基的盛况孙先生还没忘吧?如果要例子百度快照全都是。除了更强大的网络暴力,有什么能制止这种行为呢?难道是像维护gv圈权益的孙先生你举报吗?

还有,某些人网络暴力的理由是“恶俗就是想黑就黑”、“混乱邪恶才是本质”或者“维护自己的gv圈子”,这些人凭什么使用网络暴力成为网络婆罗门?根据孙先生的逻辑,难道使用暴力反抗纳粹也是纳粹行为?

不得不说孙先生的文笔真的不错,但你文笔越好只能越让人感到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