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关于锡兰Ceylan与独人13事件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作者

知乎用户:jeffjeff

正文

本人目前只针对该事件,不对其它事件进行讨论。
本人立场是由该事件所决定的,并不是有意偏袒一方。
你们可能会因为直觉认为文章中的评价有倾向性,但还请看完整篇文章,谢谢。

事件概括

关于这整件事就是Bilibili网站前几天独人13开直播后去到锡兰Ceylan直播间里“看野蛮人”。随后锡兰Ceylan直播连麦到了独人13并怼了独人和创蜜(av29829922),然后独人发布视频进行批判(av29891295)。于是有人开始在锡兰Ceylan的评论区内对其进行攻击等行为(最开始的起源其实可以追究到Bilibili用户 “粘液猪” 与独人13等人之间的矛盾)。这些创蜜(独人13的野爹)、狗粉丝以及esu人士(实际上创蜜算是ESU人士的分支)是这次攻击事件的主力军(也不乏锡兰Ceylan以前的黑粉)。

他们目的是要逐步搞垮锡兰Ceylan,动机一般只是为了找乐子,也存在其它种种方面。而独人13作为事件的产生源,很多时候只是充当事件的棋子。锡兰Ceylan本身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这些人集体性和敏感性很强,迫害手段较多,传播速度快、逻辑思维偏误不够理智客观、部分人具有一定的民族主义思想或逆向民族主义思想,内部价值观念不一,整体思想观念保守且排外。本次事件esu(恶俗)人士主要参与人士大约在200人以内。这次事件包括之后在共青团中央发生的事情(见下文)。

从传播手段而言:这个群体主观性极强,会将一些言论断章取义、强盗逻辑、以偏概全、因果混乱、时模混淆、无中生有、张冠李戴、主次颠倒、权重失衡、举证片面、过度解读、偷换概念、逻辑偏差(诡辩)、混淆是非、添油加醋进行放大,通过利用政治正确,把一些小事上升到黑料的地步,缺乏切实性公正性地扣上一些莫须有或者夸大其词的罪行来抹黑捏造、歪曲事实以及控制舆论,基本没有真正合理客观的依据,故意兴风作浪、将事情搞大,利用现今网络文化监管体系存在的特性作为攻击手段——比如把玩梗反讽说是偷梗有罪,连麦到独人就说是在引战带节奏惹是生非,支持拍摄尸体被说成侮辱尸体,拿出“公众人物不该说脏话[1]”这个错误理论口嗨;从直播中和平台上拼命咬文嚼字找语录和敏感话题;同时诱导锡兰Ceylan发布言论借此抓住把柄;虚构捏造事实造谣诽谤,甚至以狗粉丝等群体的劣迹强加其上;淡化自身黑点,自己人带节奏引战人身攻击的最多却有理指责他人,双重标准严重。(P.s. 你们可能会因为直觉认为文章中的评价有倾向性,但还请看完整篇文章。)

例如锡兰Ceylan的粉丝指责他们说粉丝气急败坏、是护洋人的锡卫兵、为洋大人洗白(中国比利时混血),不回应又气急败坏地是说在搞自闭、精神胜利、自我高潮、实属阴兵,总之就是在进行扣帽子或斗臭法(Name-calling)行为,让路人在还无法深入了解、思考之前就被负面的标签所影响、产生负面的情绪与认知,并产生抗拒,同时这种宣传也使攻击对象深受打击,成功后指明是粉丝害了锡兰Ceylan本人(见第二章节);一面倒般地只呈现不利证据去丑化攻击对象。

反观他们自己的行为:刷屏污染平台环境、以低俗言论进行人身攻击、虚假谩骂、恶意造谣诽谤污蔑、引战、反串黑、网络暴力、侵犯他人名誉权以至触犯法律的行为……这些能否解释。我不否认锡兰Ceylan在其它方面或该事件所存在的错误的行为,但是这些错误被经过不正当地放大后自然产生了不公正的裁判。同时,这也不能够充当esu人士恶劣行为进行的合理原因。部分esu人士在该事件思想价值上有一定的正义性,但是这些作为做法是不值得认可和接受的。

至于对于ESU群体的具体认识这方面,我在后面会在一些作陈诉。

关于一些观点的反驳

创蜜等esu人士认为锡兰Ceylan与独人连麦是为了蹭热度。
先不说锡兰Ceylan本意只是出于非利益性己见和独人13连麦——这一点可以从锡兰Ceylan本人的性格看得出来,就算“蹭热度”不得民意,但它也只不过是一种营销手段,上升不到罪行的地步。如果说锡兰Ceylan是在带节奏,那我可以说独人13也在带节奏,网络上大部分言论都带节奏。但是锡兰在表达完自己的观点后有说过这只代表本人观点,并让其粉丝勿去别的地方批判他们。但是并没有看到过独人13有相关的提示,甚至在Bilibili动态下对这次esu人士攻击事件表示支持。

还有创蜜等esu人士表示锡兰Ceylan怼天怼地,并且经常去别人直播间找茬属不属于寻衅滋事?
不属于。寻衅滋事是指行为人结伙斗殴的、追逐、拦截他人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其他寻衅滋事的行为。锡兰并没有达到上述要求,未达到寻衅滋事。而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这次事件锡兰Ceylan与独人13两人的谈话并未造成混乱,是创蜜等esu人士在此之后自发性的行动,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反而那些创蜜的举动构成了网络的寻衅滋事。

锡兰Ceylan对他人的嘲讽甚至辱骂算不算人身攻击?
辱骂算,但是如果不满此事这是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进行申诉。而创蜜等esu人士进行的人身攻击也不少,希望攻击他们时可以先治理一下自己。

锡兰可以随便嘲讽别的up主还能找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么凭什么独人不可以?
独人13可以,但这不能成为视频所引起的网络暴力的挡箭牌,锡兰Ceylan关于狗粉丝和创蜜的言论也是同理。这篇文章针对的是创蜜等esu人士。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人们总是把锡兰Ceylan在前期含有批判他人的视频内容称之为“搞事”。这种从根源就存在概念偏误的现象会导致之后的思考方向存在本质偏差。锡兰Ceylan本人的视频是只是在行驶言论自由权,没有刻意地去找麻烦或希望双方产生争执。从“籽岷”、“龙哥”“、TF Boys”到现在的“独人13”,均为锡兰Ceylan本人根据自己的价值观来评论和交流争执,而不是因为想要故意造成混乱来进行“搞事”。

因此,无论是esu人士还是普通群众甚至是粉丝,都很有可能有意无意地产生基于人类本能的认知偏差,偏颇的,非理性的逻辑——受害者有罪论


创蜜等esu人士把以上作为借口以及“独人13是精神病不应该被骂”、“锡兰Ceylan打断独人13的言语”而忽视独人13往后发表视频煽风点火的行为对锡兰Ceylan进行攻击行为。这些理由本身只不过是创蜜等esu人士体制内自己的正义,并不能代表体现真正同司法体系建立基础价值观平行的普世价值观正义。他们体制内自己的正义还要我们来遵守?用圈内的个个说法,忽视自身存在的劣迹,扩大对方的弊端达到错误的公平正义,本身就是十分无理且无耻的行为。可以说锡兰Ceylan被攻击是因为这些原因,但不能说这个是锡兰Ceylan的过程理所应当被围攻。锡兰Ceylan在连麦时期所做的事充其量是对独人13的不尊重,这是锡兰Ceylan所放下的过错。但是这和锡兰Ceylan对狗粉丝与创蜜进行言论攻击一样都是不能因此作为网络暴力等行为的借口

对于一些具体例子的评价

在树上有一个马蜂窝,其他人都不想被叮而远离。
而有一人却觉得马蜂很有趣,偏偏要往马蜂我上靠,结果马蜂很生气并把他蛰了,他哭着咒骂马蜂的可恶,却不想想为何马蜂不去搞其他人。

这属于非常明显的偷换概念:把人与群体的区别上升到人与非司法控制的群体差异,掩盖了正确的逻辑。从这段看来表达esu圈是不能惹的事物,一旦接触他们就有攻击你的动机,他们就可以拥有对其造成伤害的权力。首先esu圈与其它群体一样均属于司法制度管理下的集团,任何行为都不能够脱离法律的范畴。

因此esu圈没有能和“马蜂窝”横行霸道一样的特殊权力;没有能够因为他人的接触而无视法律的存在、以此作为合理性原因地进行攻击。也就是说,esu圈的一切活动也是需要在法律允许下进行的。还是说你们要搞非法性质组织?“锡兰是自己作死才被封,不应该怪创蜜”?一人在他人区域随意发言而被群殴,殴打他人的人说:“是对方先惹事的,不能怪我们”。你身为一个警察,你会逮捕谁?我上面也说了,体制内正义是不能被带入到司法正义的。任何群体都不能依照自己体制内的正义而忽视司法制度地进行攻击行为

恶俗(esu)圈子确实不是好东西,因为它诞生的原因就是人们互联网上的行为缺乏约束。
当人们在网络上肆无忌惮时,恶俗便诞生了,然后就有了以暴制暴。恶俗在迫害人的同时,也发挥着一定程度上维持网络秩序的作用,虽然是最原始的以暴制暴。
当未来制度和监管更加完善,不再需要恶俗时,恶俗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和存在的意义。

恶俗(esu)圈早就不是什么以暴制暴,这次仅仅是锡兰Ceylan连麦独人13就可以造成网络暴力,这就与正义无关了。已经有很多恶俗人士公开表明他们只是在找乐子。至于维持网络秩序这个说法,锡兰Ceylan原本已经与对方再无冲突,也只是在小圈子里发表自身观点,反而这次创蜜等恶俗人士引起一定规模的事端。恶俗目前更多的只是源于娱乐,以目前的文化监管制度与程度来看,官方默许视频作者的部分争议行为,也表明了从消极自由角度而言主播的行为范围得到了认可

恶俗人士对于稍微倾斜的事物便肆意妄为,矫枉过正。这种行为模式并不会对社会起到多大的积极作用,充其量弊大于利。同时这种社会活动建立在不公正与不民主[2]与暴力之上以及对于公共权力的滥用,不能够代表社会整体的价值取向。同时该文化及其社会行动趋向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与阻碍文化的自由性使其无法自然地发展进步。我在B站六七年了,inm、抽象、恶俗圈子我会没有呆过?正是因为恶俗圈子的行为越来越肆无忌惮,我才会发表这些观点。

你说“同时恶俗文化及其社会行动趋向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与阻碍文化的自由性使其无法自然地发展进步”。
何为文化的自由性?您应该知道dssq吧?莫非您真的认为在当下娱乐至死的网络风气下的文化真的能健康发展?
当一个文化被数量庞大而缺乏创造力的用户接受,结局就是被消费殆尽最终失去生命力。
现在的网络文化是病态的,有恶俗圈是如此,没了恶俗圈同样如此,恶俗固然是把双刃剑,但你不能否定它存在的价值。

从早期恶俗圈来讲,这个在针对他人时所依据的正义就是带有主观性与模糊性的,在行为上就缺乏公正性,很多时候矫正、迫害过度。从以暴制暴的角度而言,恶俗圈从出发点就是有偏误的。圈子迫害他人时主要是为了避免大势所趋,针对的也不是什么“娱乐至死”。而从社会道德的普世价值观而言,恶俗圈很明显地展示它的极端性质。在这种情况下恶俗圈也不是什么双刃剑,充其量是弊大于利的。而且我也说过了,现如今的恶俗圈只是为了找乐子和为维护圈子状态,已经与所谓的正义没有任何关系了;更何况恶俗圈整体而言并没有实际性地改变了什么社会风气,最多只是减缓了文化发展进程的速度。虽然说这个圈子使得inm文化持续了16年,但是现在也早已大众化了,况且inm梗本身就是一种恶劣的文化。

即使恶俗圈是以纯粹的以暴制暴来进行,在现代哲学体系中也已经被大面积否定了,以暴制暴并不是在一切方面都是值得存在的。更何况在目前中国司法制度方面对与法治的严格要求以及对程序正义的加强重视,以暴制暴已经是不符合甚至违背了中国司法政治方面的价值观念。从文化角度而言,任何文化必然会随着时代发展而进化和新陈代谢。这符合进步主义的思想观念。而大势所趋、价值消费是文化自然发展会经历的一个阶段,后期将会在保持文化正统性的条件下融入新型的文明与思想观。而一些不符合社会思想观念(注意这里指的是个体价值取向,社会的个体价值观是及其丰富多样的)的文化将会失去价值而被雪藏。

而一贯地保持一种文化的传统性,不仅不会使得该文化的优越方面得以发展,在整体的文化发展中这种文化的弊端将会逐渐暴露出来并被淘汰——这无疑是一种因噎废食的行为方式。这只会使得保守性文化在全局状态下更加病态,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失去生命力。同时,利用强制手段废除文化的弊端,发展文化的有利之处也是一种不可取的做法,这会和拔苗助长类似。因为在非社会性的自然地发展下反而会使文化的正统性质失传并功利化。并且在没有时间的见证下,没有人能够真正地透彻地估量任何文化的所有现有性质的价值究竟有多高。

esu壬做的事确实是非法的,但是你锡兰粉并没本事去制裁他们,而esu壬确实可以蜇人,所以他们就是你说的所谓马蜂,你真当法律无所不能啊?锡兰粉都这么天真吗?

我根本没有让锡兰粉去制裁esu,只是表明了它的性质和一般情况下所做行为的正确与否。
你说“法律管不着”,就现在的中国治网态度和文化相关部门的脱法手段以及平台私权对公权的反应程度。可能确实消灭不了,但是局限性的扩大是不可避免的。

现在的情况,锡兰从一片大草原,走进了一片沼泽地,在路上锡兰看见很多沼泽,锡兰毫无畏惧的跨过了一摊又一摊沼泽,结果这次碰到了毒人沼泽,锡兰和之前一样毫不犹豫的跳了过去,结果力度不够掉进了毒人沼泽,越陷越深,锡兰开始大声的喊救命,过不了多久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吃瓜的,两个是帮忙的。

吃瓜的在旁边看戏,帮忙的两人其中一个是理智的想用绳子套住锡兰防止他下沉,然后打给119让专业的来,一个是想靠蛮力把锡兰拉出来,理智的表示不同意这样因为锡兰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而靠蛮力的一意孤行,并把理智的人推开到了一遍,并威胁他。

理智的人看劝说无效,便和吃瓜的人一起吃瓜了,而靠蛮力的人越是拉,锡兰就越陷进去,直到最后淹没了锡兰。靠蛮力的人看到这情况就朝天大喊,地球啊,你为什么要残害这样一个无辜的生命啊,为什么不是把这种夺取别人生命的沼泽给消灭掉!然而旁边两位吃瓜群众笑而不语。

其实我也蛮讨厌地球为什么不把沼泽地给消灭掉的。

寓意形式的表述方式通常会造成一定的概念偏误,这个文段就存在着很多问题以及误导性质的内容,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对锡兰所做行为的认知偏差
第二点:将esu人士的行为合理化
第三点:表明esu圈的存在具有积极作用
具体内容在此处不做陈述,详见这条动态下面第一条热评内的回复。

对恶俗圈这个东西还是保持中立吧,毕竟他们是狗咬狗,他们攻击的大部分人毕竟也不是什么好货。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会导致意见产生分歧,就像你觉得恶俗圈没有当马蜂的资本,有些人觉得可以;你的观点偏向批判恶俗圈,免不了有给锡兰洗白的嫌疑,但在你自己看来只是正常发表自己的意见。
个人觉得,恶俗圈是网络发展的必然产物,国外的很多网暴例子跟中国恶俗圈性质相似,就能说明这点。一个恶俗圈倒下去,千千万万个恶俗圈会站起来,与其反对恶俗圈做无用功,不如向更多人无知的人介绍恶俗圈并提醒他们不要加入,对其保持绝对中立,防止更多的人像锡兰,没做什么天理不容的大错事,却被莫名其妙地迫害致死。

你的思想有点偏消极保守主义,先不说能不能消灭的问题。首先依据普世价值观而言,公平和正义是整个世界所追求的共同目标。一个非正义的不稳定群体,是肯定需要加以限制或取缔,这不仅是在保证社会法治体制,而且是对个人利益与权利和社会责任进一步的维护行为。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功利主义思想辩证地来看,实现社会人民利益最大化在社会持续有机进步方面是至关重要的。这不是你说一句保持现象存在就能够彻底反驳的。何况在目前中国的大环境下,国家的文化监管与实时改革以及的日益增压下对于任何特殊现象都是持零容忍态度的必要消除之恶。你可能认为这种现象是不会被消灭的。的确,谁也管不了每个人的思想和所有行为,但是怎么样都是应该最大限度的削弱和净化。

我并不是保持坚决立刻消灭恶俗的立场,而是说应该去大限度地压制这种网络暴力,以至于通过改良手段减轻这种不平等的现象。任何一个不加管理、不依照社会共识价值观念的群体,都必然会造成混乱。你说恶俗是狗咬狗,但实际上他们是在依据他们内部不断落后腐化的价值观对其它非相同意识形态的人或事物进行或非法的攻击行为。何况现在完全是在找乐子。现在可能的确有些狗咬狗的性质存在,但迟早会成为狗咬人的。社会公正性与法制体系的缺失是致使不公平现象、公正权重失衡;整体价值观淡化;社会进步停滞、动乱;人权无法保证;民粹乱象泛滥的重要因素——这对一个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而言是最为致命的。当然,实际情况是这种群体是能够消灭的,手段很多,并且时间不一定很长。

你将esu人士的行为合理化,并且表明esu圈的存在具有积极作用本身就是有误的,详见文章。还有就是我洗白锡兰干嘛,他有做错什么过分的事值得被批判吗?详见文章。

另外你说一个恶俗圈倒下,千千万万个恶俗圈站起来的说法表示质疑且充满谬误。目前中国这么大也就只有由仲夏夜的淫梦和抽象模因撑起来的恶俗圈能够算得上是这类群体,现在除了恶俗就没有能够有相匹配资本的群体了。宏观来说,想要采取措施来削弱恶俗与相关群体,比打黑除恶还要简单,而且一劳永逸。限度一增强的话这些群体最多也就只能在聊天群里了。

我不敢担保恶俗会在短期内被基本消灭,就现在的中国治网态度和文化相关部门的脱法手段以及平台私权对公权的反应程度。可能确实消灭不了,但是局限性的扩大是不可避免的。还有就是,你这句话原本是用于革命的,两者性质相距甚远,你生搬硬套在恶俗圈上面是要负责的。

只要恶俗人士不被枪毙,恶俗就很难被真正限制(我认为假如银抽被封禁恶俗会依附于另一个亚文化)
这个话题先放一边,你我两人无法改变对方的态度,我希望终止无意义的互怼。
你如何看待恶俗人士攻击吴织亚切大忽悠?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想了解一下你的看法。

我们之间的辩论是有意义的,有利于认识真理,这是肯定的;并且我确实会根据你的想法反思。其次,我一直很不解你为什么没有明白也没有正面回答这所说的这些话。但这些先不提,你想确认我对吴织亚切大忽悠这件事的看法,也许是对你认为恶俗文化积极意义的强调肯定,那我的回答也正如我在之前所说过的:对于存在着认识依赖于群体利益的民粹化结果正义,其否定取决于它自身的矛盾。在以既定社会的发展趋势条件下,真正公平科学的制度是最终结果,需要做的只是加快历史的进程的效率而已。与其考虑意识形态不统一的泛不稳定因素的行动目的,保证最基本的环境秩序运行才是上策不是吗?我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一点,这是解决你我之间思维隔阂的关键。不然再怎么说都是徒劳。

我对网络恶俗的理解是 所有在网络上造成不和谐结果的行为。最基础是互喷,极端点的是人肉乃至真人快打。而它的本质是对他人的不满或批评。如六学,一定属于恶俗梗,不过因为它大众化才不显得那么恶俗。复读的讽刺既是对他老人家的谩骂,也是对他知错而改的希望。网络上总有人犯贱,若没有这些智障,恶俗大概率不会泛滥,有了这个因才会有恶俗这个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我如此和平地争吵,加之国人本就有喜欢看他人出丑的恶俗,久而久之就有了网络恶俗。

换种说法,您认知当中恶俗所攻击的对象,某种程度上也是恶俗。扯回锡兰,我问过几个大手子,综合回答是怕锡兰混入恶俗与独人大战后,恶俗会影响其他路人,也有想保持恶俗小众的私心与对锡兰主动引战的不满。乐子只是因锡兰小学生粉无脑护主的附带产物。多说一句,锡兰被橄榄后退居ytb,没干起老本行游戏反倒是愈发皮了起来,疯狂在台湾引战。您应该也会对引战这种破坏网络和谐的行为不满吧,故谓恶俗人士三观至少正常,至少不是你口中的公平阻碍者,有时甚至能当成善恶的指示剂。我这有个更好的比喻,不是马蜂,是苍蝇。喜好粪便,人人厌恶。现在人人都想让苍蝇灭绝,然而现在没人会去想清理吸引苍蝇的周围的恶臭大便;苍蝇的存在也有人们难以理解的价值。

当然一切比喻都只是比喻。我只想说恶俗无法限制。根治恶俗的办法是首先解决网上犯贱之人的这个因。我也觉得网络恶俗该沙,但只限制恶俗这个果无异于堵洪不泄洪。恶俗唯一的积极作用是牵制网络智障,无权的一般人也只能通过恶俗制裁网络智障,这也是我想阐明的。如果没有恶俗这些智障不知现在会有多嚣张。所以对于像信小条这样知错不改还自诩正义使者的贱人,恶俗还是该有的,否则就没有办法制裁这些傻吊。不过,我们仍必须阻止极端的恶俗(指线下真人快打之类的)!忽然看见了逼乎。

最近我也在向某狮子的一个粉丝介绍恶俗亚文化。我换位思考想了不少东西,觉得你我都不错。恶俗应有分狭广义之分,我所见的多半是狭义的恶俗,你所见的应该是广义的恶俗。狭义的恶俗就是「对是一种对追逐热点,哗众取宠,唯利是图,强行泛化、异化亚文化,牺牲亚文化生态追求利益等一切无益于其发展的投机行为」(自逼乎)以及地图炮、黑屁、引战的反对及迫害广义的恶俗就是对不符合自己意识形态的人的随意攻击迫害,最著名的例子是李毅吧这种的。两者皆为恶俗,但前者有积极作用,后者真如恶俗语文定义一般空洞无意义。还有,不要相信信小条的大部分话语,恶俗圈是他杜撰出来的,虽然现在被恶俗人士广泛使用于自嘲,但它仍不能形容恶俗亚文化。

我觉得迄今为止,我们之间最大的观念不合在于对价值的衡量,我理解你想表达什么,但是对于一些细致的方面还是要去思辩的。虽然你还是对我的话不够了解以至于产生了一些误解,比如在“公平”这个层面;但本人对你不辞劳累地和我讨论表示感谢。你一直是认为恶俗充当的是一种打破不合理现象的偏暴力革命主义者,并在对付顽固势力具有不可否认的作用。正如上个世纪的激进派女权主义者一样,虽然饱受非议,但确实在当时的女性平权运动中做出的非常大的贡献一样,是吗?我同意你对事物两面性的肯定。但还请好好思考下面的话,对对方与自我的行动立场和观点保持辩证思考与不断地去质疑是思想境界提升的最有效的途径。

首先六学不属于恶俗,但具有一定相近的性质,都属于由实用性目的引起的模因污染。你所说的狭义恶俗其实就是与之同等概念的舆论抑制,还没有具备“狭义恶俗”的主要性质,谈不上恶俗。而真正的恶俗对于对象的定义和影响实则就存在着问题,一直强调的负面作用是否真的有负面影响这一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统一,况且很多时候在认定整件事情导致亚文化受挫时矛盾的主次方面没有正确认识,经常把发展因看作是决定因,去攻击发展必然产生结果的因素而非具有根本联系的实际因素。

即便恶俗的立场大致正确,问题是内部的实践效果无法达到理想状态,意识形态也无法与模因的价值观整合,也只会导致混乱。没有正确价值观指导的针对性打击,效率较低。正如你说的,恶俗出发点很多时候是源于对不同群体的不满,这也部分表现了这一点。人有喜欢看他人出丑的相应是属于社会学的范畴,是由人群的社会关系由意识形态所反映的结果。它与恶俗的立场常处于共同位置,但不能等同于它们之间的行为动机和意识倾向是完全相同的,它们的充分因素是相同的而已,这里你的想法有点太过简单了。恶俗的产生独立于现在的条件,是静止且孤立的;并且重要的一点是,恶俗对行为的价值估量过高和行动后果判断过于盲目、敏感偏激,就像十年文革一般。恶俗关于人肉对权利与身心的影响和同理心的缺失就可以体现这一点。所处的环境和互动对象都只是在一个圈子里的,自然在立场下会产生这种思想(甚至会有伪善的Doublethink)。

我明白你对恶俗的肯定态度,也明白你所持的“批评使人进步”的观念。但是一种文化的价值一旦无法明确定义,那么必然或变质。恶俗存在如此之久实际对亚文化的维护微薄且脆弱。抽象粉丝这段时间对银梦的介入使抵制亚文化污染的功效一夜回到解放前。在保持态度与行为时也要改善与倡导“适当”的解决路线——否则,只会导致矛盾两方的相互转换。(你觉得我讲得太官方也没办法,但是至今“文明”这个概念对社会的发展可是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恶俗不是食雪蝇,恶俗的针对对象不只是“粪便”,且对真正“粪便”的清理效率很低,“粪便”也不等同于恶俗的迫害对象。这也是我之前为什么说:“对于存在着认识依赖于群体利益的民粹化结果正义,其否定取决于它自身的矛盾。在以既定社会的发展趋势条件下,真正公平科学的制度是最终结果,需要做的只是加快历史的进程的效率而已。”意思以上就包括了对这句话的解释,而非你对“公平”的曲解。锡兰对小玉的恶搞和民众对六小龄童的调侃都是属于可控的合理范围内的,从视频风格和态度上也不太可能存在你说的引战的动机,小玉的所作所为被大部分台湾人民厌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在没有干预小玉视频区并且没有用言语实际谩骂的情况下,这种反应视频和后期的重演恶搞是可以接受的。

“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我一定能从中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黎塞留,无独有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种偏极端化的集体恶俗网络暴力亚文化已经能够侵入到大众较为可见的平台并造成一定的影响。对于错误行为应该采取正确恰当的行为申诉,而非网络暴力。2017-2018年是个转折点,如果再没有适当的措施对网络暴力和社会不良风气进行约束与改善的话,这种现象会持续存在着。谣言止于智者。

论锡兰Ceylan被封杀事件

关于锡兰Ceylan被封杀的直接原因是关于一场直播事件,及在几个月前一次直播中意外打开一张政治敏感的头像后迅速关闭,便被esu人士以嘲笑并侮辱国家领导人而举报,直接导致锡兰Ceylan被封禁。(理由是:严重的涉政行为)

原视频截图[3]。有趣的是,锡兰Ceylan查看的该头像在Bilibili网上是通过审核的。

以及关于所谓的辱尸事件,其实是锡兰Ceylan在过去发表的一篇言论认为Youtuber Logan Paul在自杀森林拍照不是一件有违道德的事情。属于在言论自由下依据个人价值观发表的异议言论。后来能被偷换概念并添油加醋到成了发表侮辱尸体言论的地步,也算是是创蜜等esu人士迫害手法的表现。

在经过事件恶化传播、举报、官媒评论区混战、锡兰Ceylan粉丝的不良行为(缺乏截图,欢迎向我提供资源)的酝酿之后。2018年8月24日下午,锡兰Ceylan被Bilibili网站永久封禁。

总而言之,锡兰Ceylan被封杀主要是被创蜜等恶俗人士利用不公正具有偏差性观点的控制舆论行为进行恶意迫害行为和B站维护利益所做的处理行为;此外也有独人13的引战视频、粉丝的不理智行为、锡兰Ceylan过去的争议内容等因素在其中,但都不是主要的;事件背景是民众整体偏保守的价值观念以及政策的压力。整件事从攻击、传播到举报都是不公正的,被扒出的黑料也是经过恶意放大的

锡兰Ceylan被封禁主要是因为宣传和举报,是Bilibili网为了自身利益或一定的规章制度而做出的不合理决定。锡兰Ceylan想做反思视频,Bilibili怕事情再度闹大才如此表态,这导致了锡兰的账号被永久封禁;而且由于锡兰Ceylan过去的争议视频也是Bilibili封禁的一个理由,为了避免再次出现问题影响网站。但是这不代表锡兰所做之事绝对是错误的(这里是一贯地从社会公正性方面出发,而非网站体制内的规则运营出发。从体制内来说锡兰想要发布反思视频是推动其被封杀的原因之一),而Bilibili官方的做法确实不明智且缺乏公正性。

另外,“锡兰被封一部分是因为粉丝”这种言论,说着没问题,但是这不代表粉丝的错需要锡兰Ceylan本人承担,别默认“他在Bilibili因为粉丝被封杀”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何况粉丝的错误行为都有创蜜等esu人士在背后兴风作浪,esu人士自身所做行为反而对锡兰Ceylan具有更加恶劣的影响,何况粉丝的所作所为创蜜自己也做过。锡兰被封有粉丝原因,但主要是创蜜等esu人士所为。在某位粉丝的不理智前,共青团团员就对esu人士的行为进行警告。

最后,对于“锡兰Ceylan本身就有黑料,他被封杀合情合理,esu人士的行为是正义的,并没有陷害他”的说法表示反对。我说过这次被永久封禁的主要原因是受到宣传与举报的影响。Bilibili为了自身利益和一定规章制度才进行表态和处理。从“宣传”角度来说,这次事件传播范围明显是由esu人士所扩大,其中夹杂着大量不客观依据(见文章第二段)民众与平台受到的影响也是不合理;从“举报”角度来说,很大一部分举报内容是关于锡兰Ceylan“辱华”事件,这个事件的说法也是经过偏差概念和恶意放大的所可能依据规章制度所进行的处理结果也是有偏误的。在加上此事的扩大对Bilibili公司的利益所造成的威胁,整件事情的执行方式明显很大一部分受到了创蜜等esu人士的恶意传播与申诉的影响,而不只是粉丝捣乱

我在PG One评论区里见过,在拂菻坊评论区见过,在暴走漫画评论区也见过,是否可以换句话?迫害完了就扣帽子(先不谈以上事件的正确性),整个事件的主力军是谁不言而喻。锡兰Ceylan被封禁主要是因为宣传和举报,这些被贴标签的脑残粉在整个事件中的言论数量比例中占很小的一块,并不能影响太大的全局动向。至于粉丝捣乱主人受罪的说法,见上文。

有人认为我是脑残粉,我在此说明一下。

我只是在依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而已,独人13乃至整个恶俗圈我都有所渗透,自然对独人13这件事发生了什么有所表态,而不只是锡兰Ceylan被迫害之后。我确实对这种esu迫害感到气愤,但是我的行为更多是遵循自己的意愿,这次受害的是我认识的人,我才把我以前憋在心里想法释放出来,而不是在无脑护主。况且评价一个人是否是脑残粉最重要的因素不是要看他有没有无逻辑地为他人辩护吗?你认为我是个脑残粉不是应该要先证明我的话都是无脑言论吗?说又说不过我又来给我扣帽子,实属弟中弟。

最后,对于恶俗维基[4]。但是这些事迹主观性过强,语言偏激,双重标准。普遍存在摸黑捏造、歪曲事实的行文。上所提供的出道[5]人物信息请进行合理判断。

事件过后

2018年8月25日,独人13及其相关账号遭到封禁7天并限制搜索。

随即不久,创蜜等esu人士开始集中迫害 Bilibili用户 “粘液猪” 和 “余不帅” 。目前由于 “余不帅” 本人已经道歉,esu人士火力开始集中于 “粘液猪” ,甚至对其进行了人肉资料。

10月25日,独人13与其的其它账号由于违规问题被Bilibili运营官方进行永久封禁并下架所有稿件处理。

近日(三月初左右),在独人13的指引下和锡兰Ceylan及其粉丝提供的线索。创蜜及恶俗人士对于锡兰Ceylan的在Bilibili的相关账号进行攻击。(不方便透露账号信息)

P.s. 这不是我的主号。在查看锡兰Ceylan例证本人文章的动态评论下有些人要求我开放评论,可以。如有不满请据理辩论。如果没有足够有力的说法,我一般不会改变我的观点。另外,我说了有异议请据理咨询,而对于有不认同的情况却又没有给出合理依据,带有不友好甚至扣帽子方式的评论或者与本文内容无关的不友好评论。我会为了不影响他人受到该评论的主观影响而折叠或者删除评论。

注释

  1. 公众人物享受与普通人一样的言论自由,其造成的比一般人更大影响是该角色的一个合理性质。 公众人物需要承担他人的舆论评价,也可以承担为了引导青少年为主的人民而进行的自我行为要求。公众人物的合理合法性行为意外产生的不良后果公众人物本人不承担所谓的责任。人们可以对公众人物的负面行为进行劝戒,但不能够对其进行异于常人的道德约束。公众人物从民众中来,由民众推崇产生,其知名度和对公共利益的影响所产生的隐性约束力意味着自然要对民众负一定的义务责任。无赋予法律特权,无需承担不平等的法律责任,我国法律也没有法律规定说明公众人物具有任何法律责任。只是提到了一点:由于公众人物的特殊性,只是明星、艺术家等公众人物需丧失少许对隐私权和名誉权的行使以便更好的舆论监督,这也是在为共权开路而已。(相关法律条文暂不可寻,不排除造假的可能性)不能打破责任范围的限定。
  2. 其内容集体性强,但是决定与领导整体的人数太少,类似于寡头政治。
  3. https://pan.baidu.com/s/1grI1_kGpGKbSlRBYXehQSA 提取码:mn43
  4. 恶俗维基(暂不提供网站链接)是由恶俗人士对从古至今所有迫害、出道对象的人物资料整合,包括身份详细资料与人物事迹
  5. 出道指的是对特定对象进行人肉,隐私信息披露、人身攻击(即“互动”)和低俗恶搞创作。

原文地址

https://zhuanlan.zhihu.com/p/42722834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17

22天 前
分数 0++
创壬,,,,,
avatar

匿名用户 #15

1个月 前
分数 0++
锡兰可以为了利益讨好或者诋毁任何人和平台
avatar

匿名用户 #16

1个月 前
分数 1++
锡兰的粗口我是不作评价的,而且他是个投机主义者我也是认同的,但是锡兰爆的粗口是有底线的,恁这话也算是给恶俗狗和创主洗白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8

18天 前
分数 0++
稀烂死妈不代表干烂他的恶俗蛤蟆不死妈
avatar

匿名用户 #13

2个月 前
分数 0++
公正严谨客规!
avatar

匿名用户 #7

11个月 前
分数 3++
锡兰本身就算半个esu人,干的事与音系底层别无二致,除了出道之外应有尽有。实属恶人自有恶人磨
avatar

匿名用户 #7

11个月 前
分数 3++
我们的锡兰作为大籽然的父母此梗的创造者以为自己已经凭借粉丝的数量与战斗力摸到了网暴的天花板,可惜恶外有恶。以为踩着法律网暴就已经是极限的锡兰并不知道还有约过法律网暴这种司马操作,除了音系造梗迫害以外还有更sm的风系迫害。真可谓锡兰sm一尺,esu司马一丈
avatar

XAMEL

11个月 前
分数 0++
实际上锡兰的嘴臭我没话说,我也不清楚老兄对parody的看法是什么,但那大自然的梗来说明锡兰恶俗实在没什么说服力。锡兰对比他名气大得多的籽岷parody似乎从来没有让粉丝去籽岷下面刷,也没有让粉丝到其他人下面“网暴”。在籽岷和锡兰两人直播争执和民族主义争议时也是双方进行互动后达成和解。排除龙哥老王这类,你所说的类似恶俗取乐的就只有王源和H1Z1事件了,讲道理H1Z1的行为确实有点司马,不过王源这块在脑残粉肆意攻击的情况下还是单方面吐槽自己对王源等类似IDOL的欣赏不来其实无可厚非,何况后来对徐大虾模仿抄袭的表面抱怨。至于你说的恶俗程度比肩音系还是有待考证。
avatar

匿名用户 #8

10个月 前
分数 0++
老实说,亲身经历者应该都明白莫岷是因什么原因而和解的,B站上个人介绍大自然的母亲也明目张胆的挂着呢,锡某人对于这种梗是什么态度一目了然,很多音系带手子除了出户籍也只是造梗而已也没在公共场合下要求小鬼去玩梗,我觉得说比肩音系带手子肯定是冤枉,但底层小鬼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avatar

匿名用户 #9

10个月 前
分数 2++
出道是核心,没有这点就不能算恶俗。批发esg帽不可取,不然杨帆都够戴十个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0

10个月 前
分数 0++
我寻思这里也没给扣esu帽子啊,就是说西蓝和音小鬼一样喜欢耀武扬威。不过也确实算不上esu,但被恶俗盯上也确实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avatar

匿名用户 #11

7个月 前
分数 1++
最近籽岷跟勒贡特已经言和了,倒是创逼还在不时追着他瞎骂
avatar

匿名用户 #6

11个月 前
分数 5++
我就感觉奇怪了,恶俗人自诩言论自由的大本营,却屡屡做出利用公权力限制他人言论自由的行为,美其名曰“走弹”,这算不算是一种双重思维?
avatar

匿名用户 #12

3个月 前
分数 0++

是。

这种行为的一个变种DDOS攻击本身比恶俗圈还早,让我感叹恶法的支持者是自己极右太久了生存空间不够,还是患上急病了剩余时间不多
avatar

匿名用户 #12

3个月 前
分数 0++

急病

危重病
avatar

匿名用户 #5

11个月 前
分数 1++
锡兰本人就挺恶俗的,最后被恶俗干烂真是现世报应
avatar

匿名用户 #3

12个月 前
分数 1++
能被恶俗蛤蟆干烂的公众人物,确实不少有自己膨胀留下的巨大黑点。要不然恶俗蛤蟆哪有这个本事凭空随意制裁大v与公众人物。但不管怎么说,恶俗蛤蟆自己做过的司马事比他们干烂的所有公众号人物几乎都烂百倍以上
avatar

匿名用户 #4

12个月 前
分数 5++
勒孔特本来也不是啥好货,这事真正有意思的是某些平时看似立场分明,不键政仿佛就玩不下去网的人为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恩怨便可一瞬抛弃立场。再结合现在一些外围弱智们意图用所谓政治立场统战反贼为恶俗蛤蟆博同情的举动,就显得格外滑稽了
avatar

匿名用户 #2

12个月 前
分数 2++
就我以前接受的思想品德教材来讲,中国很多地方的道德教育和哲学教育太过落后.很多人思考都缺乏基本的逻辑,对道德,正义的理解停留在朴素的阶段.我觉得一半要归功于那无聊,死板的政治品德教材,文理过于分科,以及素质教育的落后
avatar

Ceylan

12个月 前
分数 3++
一直觉得有小鬼把所谓“↓↑○”比作蚂蜂窝的黑屁有哪里不对,现在想想,这不就是他们自己承认自己网络极道超级利维坦的身份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12个月 前
分数 8++
勒孔特一事再次表明,eshm并非反对赵弹,只是反对赵弹刚好打中自己愿意巴结或利用的对象罢了,当赵弹打中自己厌恶的目标不管对方什么政治立场都会一转叫好,建议加大力度令其求仁得仁
avatar

匿名用户 #14

2个月 前
分数 0++
看出来了,受害人被esu害时他们没一个替受害人报警的,倒是受害人反补报复时他们还替加害人报警,扬言要赵弹橄榄受害人,一堆拍手叫好“支持正义铁拳维护合法权利”的,可惜为什么不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利而是加害人,不让加害人进去而是受害人进去,这种黑白颠倒的逻辑实属荒唐
avatar

匿名用户 #14

2个月 前
分数 0++
也算是看破了对方虚伪本质吧,裁决之龙就是
avatar

XAMEL

12个月 前
分数 1++
牛逼,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