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七海的道歉信与陈情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概述

作者:七海

道歉信正文

按照约定,本文在七海的推特和QQ空间上发布。

道歉信

问答

下面是本站某用户就恶俗圈情报方面向七海进行的提问以及七海的解答,已经过整理。

七海表示其在恶俗圈只是边缘人物,因此对很多事情的内情并不了解,只能凭记忆说个大概。

Q:关于推特恶俗圈受害者 ID纸鸢[1]
A:这个我只听说过名字,然后和我互关的人里面有好几个人曾经用过这个ID。

Q:关于恶俗圈受害者小林茂树
A:确实看见过好多彩虹旗的人在乐他,但是我对他实在是没印象,甚至以前那些esu相关的朋友也重没提到过(黄子豪,雪凤他们)

Q:对银梦圈和李泽航了解多少
A:这也只是听说过,银梦本编看过一遍然后疯狂掉san,反倒是QQ银梦圈的人跟我有过冲突,当时我群里一个人把银梦当大学问,还跑去银梦QQ群请教, 然后白墨看到该银梦群里一管理(ID是牧师)对此大发雷霆,还往我群引流了三十多个银梦民,逮到人就瞎骂,导致我把原群解散了。

Q:关于推特受害者挂在红岸基金会上的李先生
A:我只记得和我互关的人的一条转推里面说”此人已经被红岸基金会收容“我也不记得是偏指@4a4H0wi6M5d_6,[email protected]_Sheen_,还是那一堆维尼其中之一。

Q:关于里神乐人肉事件,是谁人肉他的
A:起因是键政方面的言论,参与人肉的人ID是维尼 8964之类的

Q:关于支维管理员凌保罗的情报
A:我虽然和他在推特上互关,但对他了解的不多,以前还因为发表攻击蔡总统的言论而被他辱骂过,他还把我认成恶俗受害者姬某某(推特名栗秋七海) ,当时是黄子豪来劝架的,之后把辱骂推文给删除了,也没有相互取关。

Q:关于恶俗受害者姬先生
A:我知道他是因为当时在知乎一瞬间有几十个人问我怎么回事不要想不开,后来发现是推特上栗秋七海闹自杀导致的,再之后别人说这位闹自杀骗人玩,被挂上恶俗维基了,我去看了眼,于是就在推特发了条动态,就是那个”我以为推特这个栗秋七海是什么dalao,没想到已经被出道这么久了“别的就没有接触过。

Q:如果你现在看见姬先生发布自杀预告会怎么样?
A:我会先劝他一句,如果得知他只是在博同情就不理他。

Q:如何看待璃洛音尘张航在12月16日跟风迫害学中文的日本妹子萌咲
A:我知道这件事,谁迫害的我不清楚,但我非常反对迫害她他,这是好像是推特反贼圈在迫害她,但我这里没看到相关内容。我跟璃洛音尘的互动也极少。

陈情

在几个MTF群里了解到了张女士的事迹,我因此打开了esu.moe这一网站。她们的讨论围绕着这一事件的当事人,而我后来聊天、讲话提到张女士的时候通常是用她来当乐子。 “恶俗很酷。”
它最开始吸引我的地方不是网暴也不是“当皇帝”,就只是使用小圈子话术的“优越感”而已,因此后来白墨警告我“没事别沾恶俗,小心引火烧身”的时候我不以为然,因为我身边的熟人足以让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小鬼行为被挂上恶俗,甚至我还开始钦点别人是恶俗小鬼。
然而关于网暴,虽然我网暴他人的行为与我接触恶俗的时间点并不吻合,但实际上我的本质就是如此糟糕,看不惯的就喜欢挂起来嘲讽,拉着别人一起看乐子。很多时候对方的行为并没有对我构成任何威胁,对我也没有主观的恶意,甚至只是口嗨几句,却因为我的挂人取乐行为遭受了远超预期的损失。这一点从我在知乎差不多fo数上千的时候就开始了,一开始是私信骂我的人被我截图挂出来,这还算正常;后来便是各种出警,反同反跨的、一切和自己立场不同或者仅仅是发表的观点在我看来没法接受的都被我碰瓷过。只是接触了恶俗之后,我挂人的话术换成了固定的那一套,且经常用到“出道”之类具有威胁性的词汇。
别人说我恶俗的时候,我会沾沾自喜的同时说“你恶俗,我完完全全的好人”,因为我一方面觉得用别人取乐很爽;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错,毕竟没出对方户籍,这就是网上的互相嘴臭而已。这种想法一直到自己切身体验过“完全没做错事却因为立场不同而被挂起来羞辱”之后才被彻底终结。果然感同身受才是意识到自己错误的第一步。
至于恶俗到底酷不酷,我在把恶俗和网暴划上等号的时候就已经得出了和之前相反的答案了。优越感人皆有之,而且人人都会乐在其中,但获得优越感的前提绝对不能是伤害无辜的人。

注释

  1. 推特恶俗受害者纸鸢,是个未成年人,是因为政见不合而遭到推特恶俗圈的围攻,最开始只是学日本恒心教迫害唐泽律师那样,称他为纸尊师顶着他的头像ID嘲讽他,直到有人骗出了他的QQ号后公开了他的户籍,之后迫害手段就变得愈加激烈,拿他的真名和身份证打着他的名号到处作恶。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2个月 前
分数 0++

关于这条推文 twitter.com/7777777hai/status/1157719564370661376 莫非你是有练过什么格斗术吗? twitter.com/7777777hai/status/1222209381942489088

我看到你回复了徐晓冬的推文。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2个月 前
分数 0++
说是要让“神棍的粉丝”前来跟自己约架,还说要让他们横着回去。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2个月 前
分数 0++
知乎回答里有人写着说1个175的猛男按不住他,两个当过兵的人一起上才能按住他。推特上还写高中多次与其他学校的人约架,并且以前还说和狗维用户真人快打,加上他自己说被警察传唤了之后也丝毫不畏惧警察,还曾经在推特上关注过徐晓冬。因此我猜测七海有练过格斗术。
avatar

银梦臭蛆死爹烂妈

2个月 前
分数 0++
而且北京那边拳馆挺多的
avatar

七海

2个月 前
分数 0++

我电脑梯子出问题了没法打开链接,不过我在推特说起约架的事好像是很早之前了吧。如果是谈及神棍粉丝,那大概是去年夏天(不记得哪个月),我在不认识李威的情况下被他转推骂作人妖,评论区一群喊真人快打的,于是我在推文里直球嘲讽棍粉了。

另外,我和狗维用户从没有过约架的行为,唯一一个打算和我约架的是知乎用户ray diaz,因为我在乐一个七生报国青年的时候被他转发说“这种左棍恨国党见多了”,转而被我嘲讽“你连挂人都没人搭理”之后拉黑。几个月后我从一个练拳击的朋友那里听说他拿到了我的地址,四处找人来北京真人快打我(于是找到了这个人头上,很不幸他是我熟人)。随后发现他潜伏在我QQ列表里。
avatar

七海

2个月 前
分数 0++
那个175的不是啥猛男,夸大了,瘦不拉几的最多比我重十斤。当时我喝多了所以拎着他把他扔出去了,之后不知道是砸坏什么东西了还是怎么样,大概是那两个朋友怕我撒酒疯所以才来摁我的,我后面断片了不太记得。而且不是俩当兵的,一个警校毕业生,一个新疆部队回来的。
avatar

匿名用户 #1

3个月 前
分数 1++
陈黄爱事件有无内幕
avatar

七海

3个月 前
分数 0++
黄子豪和爱迪科互捅的时候没记得有陈思宇什么事,他那时候好像在和巨浪内部的其他人掐架
avatar

匿名用户 #2

3个月 前
分数 0++
当时陈知乎发文揭露爱已经出了他,不可能没关系
avatar

常识

3个月 前
分数 0++
能不能别带叶大师混贱症圈了,未成年玩什么键政
avatar

七海

3个月 前
分数 2++
叶大师在推特感觉半虚无了,半个月基本都刷不到一次她的动态。
avatar

Anonymous

3个月 前
分数 0++
七海最初是怎么认识黄子豪的?知道黄子豪在恶俗内部地位如何?
avatar

七海

3个月 前
分数 0++
最开始是知乎互关,然后加好友之后基本上是在哲哥的群以及巨浪群熟悉起来的。地位的话,大概认识一段时间之后知道是esuwiki的管理员,知道这事的契机是他和爱迪科的户籍大战。
avatar

Anonymous

3个月 前
分数 0++
他并不是什么Esuwiki的管理员,只是个普通的编辑,也就是说他没有删除条目、锁定条目的权力。爱迪课的条目还是爱迪课找维基官方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