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刘明智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刘明智

刘明智.jpg
理智思考第一人

姓名

刘明智

常用ID

助战
人类文明地球村

职业

思想家
阴谋家
迫真出道大手子

能力

缝合
出道路人
挑拨离间
精神胜利
指点江山
我不是我,是别人啊!

硬度

★★★★

智商

80

活跃度

所属

混乱邪恶,无所属


当年裘千仞杀人无数后都可以立地成佛,我为何不能?
——刘明智

刘明智,贴吧id助战、人类文明地球村,影分身挡刀大师,与张笛吧嚣张大权限Spike关系很好。刘大佐自称真正的理智者,最擅长的乃是挑拨离间、隔岸观火,以观察各种乱像为乐,并亲自出道炒作过暗夜的先驱等早期网络名人。是一个真正深得恶俗精髓的混乱邪恶人士。 继9月底删群自闭、建新群图谋找出内鬼干烂本站最终失败后,助战先生于11月19日莅临本站诚心道歉,并发出千字道歉信,声称已经皈依佛门。

倒牧运动

助战刘明智大佐的恶俗开端可以追溯到古典时代。纳吧早期有一个著名女性成员德德小牧,非常张狂,是个极右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曾自称红三代,家族从事地产行业。小牧经常在一些键政群里发表极端社达言论,和大驱哥、林飞等纳吧老人也有过不少纠葛,得罪人无数,有大量信徒和舔狗。

当时还在上学的刘大佐为了看热闹,试图煽动纳吧成员针对小牧,但纳吧成员和她交集太多,有人颇有好感,加上忌惮她的红三代身份没有人响应。于是刘明智亲自动手,搜罗了小牧无数极端言论截图,做成语录,写了有煽动性的檄文到处传播,最终导致小牧被深度出道退网。而小牧作为一个已婚女性,因为在网上有一些色情露骨发言被助战大佐掌握,最终不敢追究。

明智维新

2018年底,长期找不到乐子的助战大佐决定开拓创新,主动去找淡出网络或者在小圈子里圈地自萌的人碰瓷取乐。很快,他联合张笛吧权限霸王spike建立了出道群,选定三个河南籍键政人哀莲之辉、freedomAsia、大驱哥,准备把他们炒作成河南三巨头。最终哀莲之辉乔某、大驱哥赵某惨遭出道,受到了多次电话骚扰,录音也被传播到多个QQ群里。期间乔某不堪忍受,到张笛吧发帖谴责,遭到了spike的辱骂。

玉音放送文件:刘明智骚扰大驱哥.mp3

这一事件之后不久,助战大佐发布了自白书,自称:
我要说的是我所做的事情没有错,目的都是正义的。我信奉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为了伟大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信条。也正是受这位政治哲学家启发,我就像培提尔贝里席一样的在恶俗和键政群体中做了一些堪称“下克上”之事。

缴刀受降

2019年,出道这一行为危险性飙升。8月20日左右,助战因未知原因被正义民警传唤,虽然最终没有受到法律严惩,但还是吓的心惊胆战,退掉了所有QQ群,并将QQ头像换成了空白。

2019年9月底,助战再度复出,在自己的群里活动,并和几个群员一起持续钦点esg维基。几天后,助战亲临本站,仔细观摩后大吃一惊,回群发表了“事态闹的太大了”等高论,并光速解散QQ群,重新回归虚无。

明智神宫

助战大佐为了迫害人找乐子,多次组建不同的小团体,很少真心对待网友。但有几个人和助战关系一直很好,属于助纣为虐者,这里列几个,希望广大恶俗狗引以为戒,祝这些人早日被大佐挥刀反补。

①一个早期纳吧人,帮助助战出道了德德小牧,助战不愿公开他的身份,已不可考证,但明显和助战志同道合,关系密切。

spike,QQ804315048,福建莆田人,张笛吧嚣张大权限,助战朋友。身为过气恶俗蛤蟆对本站极度厌恶,在笛吧开贴瞎骂钦点。

杨文豪,QQ450147505,恶俗旁观者兼小鬼,助战朋友。现在日本留学,2018年后已虚无。

后续报道

助战先生登站之后,对倒牧运动等秘密被泄露惊慌无比,2019年9月底又建立一群,讨论如何找出提供内部信息的内鬼并干烂本站。除了spike,该群甚至拉了杨文豪李翔猪大爷等虚无已久的老杂碎,然而据称没几个人发言。助战先生利用无边佛法定位到了两个可疑份子——wjz和芝诺,最终因两人全部行的正坐的直,未受到助战的密宗大搜魂手损害。

回忆录

阴谋家的忏悔与救赎

恶俗狗wiki的管理员以及围观的广大群众们,你们好!我就是你们所说的 id 助战(人类国度地球村),在过去的几年网络生涯中,我可谓是深刻的体验到了人性的虚伪与肮脏,自私与残忍。今天在这里我不为自己辩护,也不推卸责任,只想以我个人的第一人称视角讲述一下我从2015年接触恶俗圈的所见所闻以及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忏悔,在此我对所有被我所欺骗和伤害的人感到深切的歉意。

2015年,那一年我18岁,刚刚接触贴吧不久后便接触到了喷子贴吧,也正是在这个圈子里我学到了一点高级搜索的技巧,学会了通过百度贴吧账号找到对方的qq号等其他社交资料。那时的百度系统漏洞很大,基本处于无政府状态,各路喷子层出不穷,我也在长期的窥屏和偷师中懂得了一些厚黑学技巧,这也极大影响了我整个人格。时至今日我觉得这便是我从一个原本单纯的少年黑化为魔怔人阴谋家的开端。

2016年,政治类贴吧基本没落,日本之家和纳吧相继覆灭,北冰洋战争吧成了很多政治爱好者最后的据点。在那里我认识到了一些改变了我一生思想的人,他们就来自于过去的纳吧。这些人喜欢拉帮结派搞团体攻击其他政治派系的人,这些人自我标榜为键政界的权威,在恶俗文化衰败后依然没有彻底消亡,更有甚者甚至在facebook上组建了一个规模达200人的信仰国民党的小组织,我当时年少无知,便一直观看着他们宛若小丑般的表演。其组织带头人为一个叫罗马哥的加拿大华人(实为加拿大一洗车工,后来成了餐馆后厨,现在推销保险)。这个人和当时号称四大网哲之首的杨帆走到了一起,再加上其本身就神经质的发言和行为,有人背后说罗马哥有成为新网哲的潜质。我当时还在上学,苦于无聊,便抱着闹着玩的心态收集了罗马哥的各种幼稚发言,做成了语录。但结果罗马哥反应过大受到了打击,退出了贴吧一年。后来我又半恶作剧的把他的事迹写成了传记在多个qq群传播,但他只是被炸出来一天又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自此,他便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而我本意并非想让他退网,而只是逗他玩,但却没想到给了他那么大的刺激。对此我深表歉意,对不起罗马哥,我助战在此向你赔罪 。 2017年,我无意中被人拉到了一个qq群里,结果这个群竟然是前纳吧臭名昭著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德德小牧的大本营,她每天都在这里指点江山至少1000条发言,并且极寒钦点别人都是穷傻逼,各种看不起草根子弟,我当然无法忍受她的这种突破道德下限的言论,当时群里很多人敢怒不敢言,因为谣传她是红三代背景,有权有势,所以纳吧那边虽然也有很多人恨她但全都不敢跟她撕破脸皮。此时的我却不以为然的认为小牧绝对不敢因为一点小事就动用自己家族的势力,因为她整日在网上发表各种性暗示言论,不堪入目,并且戾气极重,道德败坏,我认为她不敢让家里人看到自己在网上的种种行为,便收集了她各种社会达尔文主义言论截图,又效仿陈琳笔伐曹操一样写了讨贼檄文,公开到了很多群里,包括纳吧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最终小牧身败名裂,我和很多反对他的人也出了一口恶气。当时的我认同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信条:为达伟大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事到如今,我只想说,这只是孩童的心思罢了。这世上像小牧那样的自私自利之人比比皆是,然而万物苍生依然正常运转,很多人很多事不是我能改变的,就算干掉了一个小牧也会有无数个她那样道德败坏的人,我也只是发泄自己对社会中这类人的不满以及自己内心扭曲的破坏欲罢了。

2018年末,我最后一次干的脏活就是河南三巨头事件。在此之前,我盯上了国内一个叫“姨学”的圈子很久了,这些人不是什么蛰居族啃老怪就是反社会心理严重的人,他们仇恨中华民族,而且是敌我不分类似咒怨的那种魔怔人,他们认为整个汉族(他们称之为支那人)都该被屠杀干净,他们信仰著名历史民科刘仲敬久亦,且平均年龄已达20+。我看准了这些人已然无药可救,便想用武力威慑一下他们,让他们收敛一下,便挑选了姨学圈子里影响力比较大的三个河南键政侠“哀莲之辉”“暗夜的先驱”“freedomAsia”,那个freedomasia是最严重的,经常在qq群里说要杀人效仿历史上的杀人狂魔张献忠。我看到这些人的言论感到怒火中烧,便策划了河南三巨头计划,把这三个人在社交平台写着的资料曝光,甚至还给暗夜的先驱打了电话对喷。

一年后的今天,我只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弟弟了,人都有信仰自由,我又何必去管别人的事情呢?管好自己就够麻烦的了,生活本身就充满了荆棘,我又何必去插手别的群体的事情呢?他们的存在必然有其原因,我只见到了结果,却并未追溯其原因。也许是先天心智或者是后天教育的差距让他们和正常网民不同,但我自己不也一样虚伪而狡诈吗?我之前就好像死亡笔记里的夜神月一样,自诩正义,滥用武力,最终却破坏了这个圈子原本的和平,归根结底我也不过就是在虚拟世界发泄自己对于社会中一些丑恶现象的不满以及释放内心心魔罢了。

时至今日,我承认自己有罪过,我也不为自己做任何辩解。我为我过去的行为忏悔,现在也已经皈依于佛教(俗家弟子),我不想再伤害任何人,天下苍生皆有其因果,我没有资格去伤害任何人,也没有资格自我标榜为正义,一切顺其自然无为而治,我相信早晚有一天那些幼稚的人们,罗马哥也好,姨学信徒也罢,他们会明白自己身上的不足,像我一样重获新生。 最后我想说几句,对于恶俗狗wiki的管理员先生们,我从你们的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过去,这个恶俗圈也好键政圈也罢就是一个无底洞。尼采有云: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定回以凝视。远离是非之地,一切顺其自然,早晚会有报应落到那些罪人的头上的,我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出来混,早晚要还的。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呢?

结语:一刹那间,妄念俱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慧能

助战 2019.11.19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10

1个月 前
分数 0++
德牧死妈
avatar

匿名用户 #9

2个月 前
分数 0++
德牧要是老老实实编秦尔梓薛迪凯小故事多好啊,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avatar

匿名用户 #8

2个月 前
分数 1++
助战大佐自称为了反姨学而参与恶俗,但为何跟姨学子斧大佐的好兄弟宋旺霖走的很近,怀疑是想转移矛盾,故意搞出一个姨学势力好把自己洗成正义恶俗侠。
avatar

匿名用户 #8

2个月 前
分数 1++
厚黑学 脸皮要厚而无形
avatar

匿名用户 #6

3个月 前
分数 1++
根据一些语音喷贴子,芝诺这个人可能是山东铁岭骡子,伪装成满族己婚妇女招揽舔狗,并和孙系有联系,混迹于新二战吧和晓窗读易吧并在晓吧担任过小吧,建议出道此恶俗狗
avatar

匿名用户 #7

3个月 前
分数 2++
这人倒是经常迫害武冠轩。不过武冠轩自己也不是好东西,经常发反人类言论。孰是孰非大家评价吧
avatar

匿名用户 #5

3个月 前
分数 2++
能否说一下当时姨系是怎么搞你的,另外,纳维那边是怎么撕上的。我纯粹比较好奇因为我很久没关注各大键政派系的事了
avatar

助战本尊

3个月 前
分数 0++
主要是当时纳吧一些人始终都在把姨学当做敌人,我当时在一些群里看到转发出来的记录后感觉到这些姨学远邪已经突破道德下限,便出道了三个姨学带头人,但当时也只是吓唬他们半个月就了事了,之后我也只是在自己群里时不时对他们发表的一些极端反华反智言论表达自己的不屑,那些人后来知道我对他们骨子里的不屑后貌似组织起来把我一些信息挖出来了,包括户籍信息,这个词条的户籍信息就是他们之前挖的,那些姨学圈里有人就是前恶俗人员,光我知道的就有以前纳吧太吧的几个人,他们后来居然还把我挂到支那维基上去了,记得当时甚至姚纳多都看到我的词条了,当时他们还有人发邮件恐吓我说要和我约架,我现在邮箱里都能找到记录。我后来根据邮箱线索猜到了把我挂到支那维基的是谁,便和他私聊说明了我已经淡出了键政圈,他们那边后来把我词条撤了。之后我也只是在自己小群里聊社科科,里面有几个张笛吧的人,他们偶尔提到恶俗我指点几句而已,而且之前我也发了一些自己的回忆,期间就表达了对罗马哥的反思,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截取了我的部分发言捅到了恶俗狗维基并且说我钦点这里如何如何,当时我的确是对这个网站的调查能力感到诧异,估计因此被列入了封魔榜。
avatar

匿名用户 #4

4个月 前
分数 0++
罗马哥键政但是没有恶俗行径,当初他群里有个左人搞工运吃了赵弹,罗马哥还积极想办法营救,是完完全全人畜无害的好人。后来和杨帆张杰恶俗产生交集的原因似乎也在于刘明智这个杂种。
avatar

匿名用户 #4

4个月 前
分数 1++
罗马哥幼稚且情商不高,网络建国比较弱智但是也没害过人,我记得他还教杨帆下棋来着
avatar

匿名用户 #2

4个月 前
分数 3++
草,他咋害他妈玩这贴吧呢?灵魂改造学家都成啥样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4个月 前
分数 0++
freedomAsia 就是雪山,是一个早期纳吧偶尔出没的纯键政人
avatar

匿名用户 #3

4个月 前
分数 1++
自亚啊,喷系出道过这个人,河南驻马店的农逼
avatar

3183608374

4个月 前
分数 1++
freedom aisa不就是那个著名的鼓吹张献忠的弱智啃老蹲子吗?
avatar

问题

4个月 前
分数 0++
暗夜的先驱这个纳吧老人,也被他背刺了?
avatar

匿名用户 #1

4个月 前
分数 2++
凤狗在纳吧倒台后觉得纳系把政治立场看的比找乐子还重要,非常弱智,在加上反黑人反lgbt这些言行被纳系的很多成员感觉反感,因此反补了不少纳系,甚至到了反补连纳吧都没去过的纯键政群里的人,十分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