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凌保罗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道歉信

手写版

Lbl道歉.jpg

电子板

致esgwiki管理:

本人凌某,推特名zusumer,于2019年11月登上贵站条目。兹本人作此信,心怀深切的忏悔与愧疚,向诸位反恶俗先辈、恶俗狗维基管理人员,以及我的跟风炒作行为所误导、影响的一切人士致以歉意!希望我的反省检讨能够充分表达出我的悔过之心,和回归正常生活的意志。同时也让此书作为我今后生涯的一份警戒。

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是恶劣的,因为当时于价值观还未成熟的时刻接触了中推圈,而且是其中最为危险扭曲的键政圈。这一步的错引发了我之后的一系列惨剧:因为目睹了一个所谓的“正义出道”团体“支纳维基”横空出世,我便对其中更新的内容感了兴趣,并且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对他们的作为赞誉有加,试图通过做舔狗的方式获得接纳、融入其中。但结果事与愿违,支维管理们十分排外,也从未解释过他们如此做的动机,可以说是魔怔至极。但这神秘的氛围反而加大了我对他们的好奇,觉得其高深莫测、是中推圈里蒸蒸日上的霸权。为了表达敬仰,我把他们的网站域名放在推特简介中,让我的关注者可以直接跳转到他们的站点;在当年的新闻热点“某胡姓教授呼吁征单身税,提高生育率”时,我更是在微博粘贴了该维基恶俗出道的胡教授个人信息,用失当的方式参与微博网民对他倡议的挞伐,并且间接炒作了支维人的恶俗狗行为,当为了他们的跟风狗。现在我非常后悔听信了他们的蛊惑与煽动,其实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一介普通用户,他们只是为了违法犯罪的快感而自娱自乐而行事,大肆伤害中推圈用户的个人信息,即使有人没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其健康的心理和正确的价值观也会被扭曲。就如同我在犯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样。

就这样,我为他们自愿背书、点赞炒作的行径引起了反恶俗人士的关注。作为跟风系的恶俗狗,我没能在自己的关注者与朋友中间树立正确的榜样,反而助纣为虐影响他们本就动摇的不成熟三观。荣登词条后,我也亲自品尝了那些被恶俗狗出道之人的感受。从起初几晚的惴惴不安、彻夜难眠,到之后两个星期的担惊受怕、不敢外出上学,再到对中推键政圈的厌弃反感、对恶俗二字的深恶痛绝。我非常后悔自己交错了朋友,如果我接触到的不是恶俗小鬼与炒作狗,而是由其他兴趣爱好召集而聚在一起的伙伴,我的人生想必也不用走此弯路。我也不敢想象自己在持续为恶俗狗卖力宣传时,又影响了多少如同当初的我一样、心如一张白纸的萌新推友用户误入歧途、甚至走上犯罪。我需要诚挚地向他们道歉,并期望我遭受的正义制裁能够打醒他们,如同打醒我一样。

在荣登词条两星期后,我被局里的叔叔们以“检查卫生”的名义请出了学校,只有少数人知晓我到底遭遇了什么,其中包括我敬爱的老师和家长。坐在车上的时候我便已大哭,他们是提前了一天跟学校打好了招呼,用最体面的办法把我带出去的。丝毫没有手铐和暴力,没有恶俗狗们惑众妖言中捏造的一切桥段。叔叔们收了手机和电脑做取证调查,长达一个月。我也在审讯中痛苦改悔、供认不讳,写下了人生中第一份保证书。他们没有立刻决定我的结局,而是让我回校等待回音。还允许我把手机SIM卡拔下,带回去用备用机和家人联系。整个过程洋溢的人文关怀彻底净化了我的心灵,随即很快又被我家人如雪片般发来的短信压垮。他们不敢相信我竟和不法之徒有所瓜葛,深深担心我的安危,甚至已经准备好来铁窗探望我了。那之后的日子里我的心情迟迟不能平复,就像现在每次回忆起来时一样。恶俗行为,害人害己。虽然警察叔叔已经认定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我收的批评教育完全是活该,我被挂上条目正义制裁也是罪有应得。这段黑历史应该永随我的一生,警戒我不可再跨越法律的雷池 “哈儿狗往往比它的主子更可恨”,此言非虚。我没有用出道行动迫害过人,但我用炒作的方式支持过恶俗狗迫害者;我没有被认定为恶俗狗的一员,但人们都知道我是欲作恶俗狗而不能的跟风狗,实在是可恨!我相信只有痛改前非,恢复自己的正常生活,并且永远不回头看,才能彻底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在将近2年后,要提笔作书为贵站管理写下这封信,表达我的悔改与歉意。你们的作为是可敬的,我犯下的一系列原则性错误则是不可饶恕的。今天,我已经可以保证:我的生活已经回归正常,思想已经重新洁净。我今天才是一个重生得救的人,并且已经准备好接受您方的一切批判与指正,好让自己牢牢记住这些事。也为今日、明日,乃至我的一生敲响警钟!

凌某(zusumer)

2021/4/30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匿名用户 #9

5天 前
分数 0++
58了属于是。
avatar

匿名用户 #4

19个月 前
分数 0++
中 特 誓
avatar

荣先生

20个月 前
分数 0++
凌保罗,姚纳多......怎么支维小杂种净取这些土不土洋不洋的名字
avatar

Cathy有只Cat

19个月 前
分数 2++
爹妈颅内移民失败的结果。
avatar

匿名用户 #5

13个月 前
分数 0++
估计此人是基督教徒
avatar

匿名用户 #6

12个月 前
分数 0++
不可能是基督教徒
avatar

匿名用户 #7

12个月 前
分数 0++
基督教徒风评被害
avatar

匿名用户 #8

10个月 前
分数 0++
父母可能是基督教徒,但凌本人可能不是
avatar

匿名用户 #3

20个月 前
分数 0++
草 安徽人自称上海人,等一个除硬盘行动
avatar

匿名用户 #2

20个月 前
分数 3++
精神直隶人丁柏辰,精神江浙人高明
avatar

匿名用户 #3

20个月 前
分数 0++
恶俗右里面二痴不少
avatar

Sugar

20个月 前
分数 0++
这推特眼熟
avatar

匿名用户 #1

20个月 前
分数 0++
此人进橘子了没
avatar

Laofeiwu

20个月 前
分数 2++
在提交词条前,我已经将其信息交付蜀黍。现在应该已经在品茶了。
avatar

匿名用户 #2

20个月 前
分数 0++
恶俗最速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