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冯杨

来自恶俗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冯杨

紫御幽幽.jpg
4300的眼神

姓名

冯杨

常用ID

暗影凌萌
紫御_幽幽

职业

黄油高手

能力

跟风
出道

硬度

★★★★

智商

75

活跃度

所属

Gal圈

冯杨,广东广州人,圈名紫老师。

远古跟风蛤蟆,重度玩网人,在现实生活中也以网络昵称“紫老师”自居。对肖彦锐有特殊的单方面感情。

毕业于广东工业大学(龙洞校区),现于广州某游戏公司担任程序员。

账号一览

三辰共荣

2011年,三辰音mad学会因为sdr率先人肉恶俗化,其它成员在s触吧对他取乐进行报复。冯杨通过二次元好友得知s触吧的存在,并进驻参与文游、创作等恶俗活动。和今天不同,在被肖彦锐绑上恶俗维基的战车之前,尤其是在2011年,音mad恶俗不被外人知晓,冯杨作为仅有的外来者吸引了很多目光。由于他是与sdr没有矛盾的外人,三辰人把他的活动称为“共荣”,并对这种跟风行为颇有微词。

冯杨毫无作为外人的自觉,仍乐于指点江山,热衷自我吹捧和对不熟悉的人品头论足。他在三辰群的激寒发言被多次在s触吧挂城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文游“4300”和“两个AE”。互动性极高的冯杨为三辰带来了很多乐子,有人为了捉弄他把他赖成神秘人,成功让少数人信以为真。和其它三辰成员一样,冯杨因为那个时代薄弱的信息安全意识被轻易实名,但当时实名制常常只是为了好玩,尚未和迫害绑定,他没有因此受害。

饮水思源

随着sdr神隐,冯杨和音mad恶俗逐渐断了联系,独自在网络世界闯荡。2014年,冯杨在一个GalGame贴吧和吧友发生冲突,恶俗入脑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用出道迫害击败对方。因为自己不会人肉,冯杨想起了领他进门的三辰老大哥,竟觍着脸回到以前共荣过的s触吧请求狗屁社替他出道。但冯杨显然高估了狗屁社的恶俗实力,在网络信息安全意识得到提高的新时代,狗屁社惯用的高级搜索和朋友网出道法已经失灵,况且完全没有替跟风蛤蟆出头的动机。因此,回应冯杨的只有意味不明的文游。

黄油救星

抠脚肥宅

冯杨作为黄油高手对中国GalGame圈的发展十分在意,经常利用恶俗手段打击他看不惯的人和事,“维护”GalGame圈的风气。

默示汉化组是GalGame圈内影响较为恶劣的汉化组织,因为涉嫌盈利和机翻、剽窃等饱受同行和部分玩家的指责,但由于汉化作品数量多、速度快在普通玩家之间十分流行,和音mad恶俗所说的DSSQ有部分相似。冯杨主张用恶俗打倒默示汉化组,在恶俗维基编写“默示”词条,并在贴吧、QQ辱骂他们。结果自然和音mad民企图用恶俗打倒DSSQ一样,非但没有对默示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还将恶俗引入亚文化圈子,滋生了无数破坏交流环境的恶俗小鬼。所幸冯杨在GalGame圈内缺少话语权,造成的环境污染没有祸及整个圈子。

冯杨的迫害对象不止汉化组本身,还有在默示问题上与其意见相左的“默卫兵”,但同样收效甚微。可以总结出,用恶俗手段治理亚文化圈子,包括音mad、淫梦、东方、GalGame,全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功,恶俗带来的除了垃圾情绪的发泄根本不解决任何问题。

冯杨出道的“默卫兵”(相关信息已打码)

2019年,冯杨成为吉里吉里吧吧主。吉里吉里是一款AVG开发工具,但由于现实原因,吉里吉里吧大部分帖子讨论的是在手机上运行的吉里吉里模拟器。冯杨对此十分不满,将讨论模拟器的人和“默卫兵”相提并论,在背后辱骂他们,盘算着将其中一些人出道。

评论

添加您的评论
提交前请先阅读评论须知
恶俗狗维基欢迎所有评论。如果您不想匿名,注册登录。它是免费的。


avatar

Cathy有只Cat

2个月 前
分数 0++
特殊的单方面感♂情
avatar

匿名用户 #3

2个月 前
分数 2++

最重要的前提说在前头:反对以人肉出道的方式解决问题。 接下来是提出异议的地方:黄油圈不适用于DSSQ这种说法。黄油是什么?简单通俗就是十八禁色情游戏,这种东西如何能dssq?涉及淫秽传播与盗版,国内对黄油是个什么态度,参照galgame吧多次在高管期间被封禁与早年3dm不死鸟事件就能知道——这就是一个见光死的圈子。 因此,这个圈子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头上有把剑在那悬着,不会作死作得太过,以免影响力过大而遭到法律打击。有些事情大家都懂,这里不必多说。 但黙示组长菊长的行为,是公开挑战圈内潜规则并把所有参与黄油汉化的人都推到了火坑中——这个潜规则直白地说就是汉化不以盈利为目的。举个例子,如今网络时代看A片是普遍现象,你一个群我一个群,哥俩感情好私下传几个片都是不能说的秘密,而菊长的行为就是搜集了这些片子建个群开始叫卖,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菊长师从同样机翻收费的心愿屋汉化组(这是第一个以盈利为目的机翻为手段的敛财汉化组,黙示是第二个),他青出于蓝,把原黙示的汉化作品打包挂上淘宝出售,以至于老黙示成员纷纷割裂退圈退网,菊长便顺理成章占下了黙示。之后不断强坑占坑,制造声势,盈利收费,机翻汉化,魔改作品(比如删掉某条线),将病毒混入封包,抢占贴吧,在各个汉化群里插眼,窃取别的组的汉化文本等等等等。菊长手下有几个千人群,大多都是学生,在他的组织下,黙示已经成了一个组织严密、擅于分工合作的毒瘤组织。有负责瞎骂助阵的,有负责言论洗脑的,有负责攻占别的汉化组或者作品贴吧的等等等等,在此不必细说。 众所周知,黄油汉化是无偿的,汉化者是凭热爱去翻译的,因此汉化者没有义务也没有被强迫的必要一定要规定到什么时候出成果。可黙示在菊长的带领下,混淆是非,黑白颠倒,装疯卖傻,只以这点来攻击别的汉化组为“老害”,而黙示才是真正的“出成果”的“契约精神”,并以此洗脑了一批人为此叫阵。那试问,买卖毒品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这也是值得自豪的“契约精神”咯? 菊长魔怔到起势时候的口号是“创造中国首个正规商业化的黄油业”,试问一个正常的中国公民会觉得这玩意能正规商业化?并试问菊长你这么爱商业化为什么不去商业化成熟的日本去拯救一下如今的黄油业界?菊长的行为搞得黄油汉化圈人人自危,黙示已经成了这个圈子中人人恨不得立刻暴毙的存在。可圈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圈内人却满是顾虑,因为黙示的问题很难用举报来解决,举报黙示就是投鼠忌器,搞不好便是整个圈子没了。于这几年下来,多少老人心灰意冷,退圈退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菊长一样不怕进去喝茶。 最后再说一下,以菊长带领的黙示已经毫无疑问是黄油圈内的网络利维坦了。它具有严密的组织性、极强的行动力以及高强度的组内洗脑,与做鬼畜的新人up主毫无对比性可言。目前看来黙示还没有接触黑产的路子,但古早时期的人肉手段它们也在做——曾有一位它们内部的中学生理念不合,被菊长等人人肉到真人快打,并发生堵校门甚至是人身威胁,那名中学生本想报警并鱼死网破,但后面却不了了之销声匿迹。可想而知,黙示这样毫无底线的违法组织一旦接触到黑产的路子,这才是真正的“引恶入黄油圈”。

菊长是一个为了赚钱什么都敢做的魔怔逼,他表面悲天悯人是为了大家好,实际上所作所为不仅道德败坏而且眼中违法乱纪。黙示之前的黄油圈传播大多论坛或者私下传播,而菊长为了赚钱不断建群并拉大量的学生入群,学生毫无自辨能力,为了打两枪就能跪舔菊长的所有言论甚至能参与菊长实施的网暴,影响极为恶劣。如果贵站与警方有联系,也希望能让警方关注一下这个人,这个人这几年以来的盈利数额早就够他关进去几十年了。
avatar

ナス

2个月 前
分数 1++
黙示死妈,冯杨更死妈,就像恶维挂了一些玩人肉的毒瘤无法反转恶维自己是最大毒瘤的实质
avatar

常识

2个月 前
分数 0++
这里无意给黙示之类的玩意洗地,只是提醒任何圈子不要为对付公敌引流恶俗,至于这些圈子的问题具体怎么解决确实不是这里能管的事,望理解
avatar

匿名用户 #4

2个月 前
分数 1++
恶俗能暂时解决死妈人,但是一旦给圈子引入了恶俗,就会导致更多的比当时的死妈人还死妈的玩意进入圈子大肆污染,最后也同化成为恶俗蛤蟆的一员
avatar

匿名用户 #2

3个月 前
分数 2++
默示这种组确实混账,可是用恶俗手段根本对付不了的,因为这种组织茁壮成长的根本在于对圈子了解不多的萌二们,这人后来在吉里吉里吧瞧不起讨论模拟器的人估计也是因为开始把仇恨转移到这些萌二身上了,但是仍然是没用的,仇恨解决不了问题,如何守护好已有的优质汉化组才是重点。但可惜这货满脑子都是负面情绪,根本魔怔了
avatar

ナス

3个月 前
分数 2++
这人非常恶心,微博全都是意淫亲姐姐,意淫同学,脑细胞是精虫分化出来的吧
avatar

我袁锴之父

3个月 前
分数 1++
可能戒色豚就是看了这个恶俗蛤蟆的生理构造才得出一库能够射掉脑细胞射掉智商的言论
avatar

匿名用户 #1

4个月 前
分数 0++
沙发